GDP近万亿的宁波怎么就出不了独角兽,缺了什么?

2018-03-09 09:05 来源:东南财金

  忽如一夜春风来,独角兽企业成为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全国“两会”期间,以丁磊、马化腾、李彦宏、王小川等为代表的科技企业大佬纷纷表态,愿意回归A股。

  与此同时,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提出,要“支持优质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

  热闹的讨论之外,富士康2月1日公布招股书申报稿,3月8日就上会的闪电速度,被视为对新经济、独角兽类企业登陆A股的支持信号。

  “独角兽”IPO新政萌动,一时间资本市场再起波澜。

  在城市竞争日趋白热化的当口上,大家不禁开始翻起了自己的家底,看看自己的城市有没有、有几家“独角兽”,能够搭上这波发展快车。

  不幸的是,作为中国经济第一阵营城市的宁波,难觅独角兽企业踪影。

  在去年3月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的《2016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和年底发布的《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榜单中,宁波都没有一家企业入选。

  宁波究竟缺了哪些孕育独角兽的基因?

  一、“缺钱”

  最近创投圈子有几件重磅事件,阿里收购饿了么、ofo小黄车获得阿里17.7亿元融资、滴滴进军外卖行业、美团打车上线……

  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字——“钱”。

  观察中国财富增长20年的胡润,在2017胡润百富榜出炉后,曾坦言,这个时代实现财富增长的方式与10年前、20年前完全不同了,资本成为了最大变数!

  尽管先进的技术、创新的点子、优秀的团队、坚韧的品质等创业要素仍然重要,但资本却凌驾于所有要素之上,它能以令人惊叹地速度整合以上所有资源。

  资本,特别是前期的创业资本,对初创型企业来说更是至关重要。

  去年资本角逐火热的人脸识别领域,便是一个最好的写照。

  在胡润的独角兽榜单上,人脸识别领域的旷视科技名列22位、商汤科技名列35位、依图科技名列70位。

  宁波也有一家从事人脸识别应用的企业,但自前年进入人脸识别领域后,其销售额还不到2000万元。

  公司负责人坦言,他们的技术在业内得到了普遍认可,在慈溪某小区的应用中,可以实现全天候光学环境下的识别,无论逆光、黑夜、阴阳脸都能准确认出业主,软硬件结合的能力颇具水准。

  但为何当旷视科技C轮狂揽4.6亿美元融资时,这家宁波企业仍在各地拜访房企,希望能给予一次产品试用的机会?紧缺前期投资,是最大问题。

  上述提及的几家独角兽公司,在资本的帮助下承接了公安部、边检等项目,在技术相当的情况下,就是价格竞争,资金雄厚的企业,以亏本价格换取数据优势,赢得市场份额。

  “而我们整天奔波于市内各种创业大赛,屡屡获得好评,却鲜有资本愿意投资,错失风口。我们现在的定位也清晰了,就是做好细分市场,争取活下去。”宁波这家公司的负责人说。

  数据应证了这位创业者的观点。

  第一财经发布的《2017中国城市创新力排行榜》热钱指数显示,宁波在19个一线及新一线城市中排名第18位,仅优于沈阳,获得的天使投资极少,A、B、C轮后的投资几乎没有。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宁波石成金投资董事长邓建军表示,这与宁波人的投资理念有很大关系。宁波并不缺钱,但缺少愿意承受风险的资本。宁波人的投资理念恰恰是稳健,不愿意冒险。

  “创业氛围的培育需要构建完整的创业生态链,资本、人才、政策缺一不可。”

  互联网协同制造平台“生意帮”创始人纪鸿聪则表示,产业结构决定了宁波目前的创投生态。实体制造业不是目前热钱青睐的对象。

  从《2017中国城市创新力排行榜》的创业多样性指数上看,宁波的排名同样尴尬,位列第18位,仅优于沈阳。

  二、缺人

  钱之外,人才因素,也是宁波比较薄弱的环节。

  这里的人才不只是专业人才,在创业领域有一个热词——“合伙人”。

  在宁波难觅合适的合伙人也是创业者的共识之一。

  电影《中国合伙人》以新东方的创业故事为主线,在这个团队中三人各有所长,但又志同道合。马云创业时有“十三罗汉”,美团创始人王兴创业时有“八大金刚”。

  “合伙人不仅要志同道合,而且要优势互补,管理干部、技术干部、销售干部、财务干部对于一个企业在初创期的方向与发展有着决定性的作用,一个好汉三个帮,这个道理很简单。所以大企业要设置CEO(首席执行官)、CTO(首席技术官)、CFO(首席财务官)、COO(首席运营官)等高层职位。”邓建军说。

  在《2017中国城市创新力排行榜》合伙人指数上,宁波仍然位列18,仅优于无锡。

  “原因之一,还是源于宁波人太过稳健的个性。”

  新材料行业智库trend bank创始人唐蔚波表示,“我是土生土长的宁波人,按理我在宁波创业有许多的同学资源可以利用,容易找到一同打拼的合伙人。但事与愿违,毕业于知名高等学府的他们更愿意待在政府机关、医院、银行、国企,没人愿意冒风险出来创业。”

“当然宁波缺少高校,也使年轻创业群体的基数不够。”邓建军认为。

  三、误会

  表面看,宁波培育独角兽的土壤并不十分肥沃。

  但再往深看,情况又会乐观许多——宁波拥有数量可观的处于独角兽行业(包括智能硬件、新材料、B2B等领域)的高新技术企业。

  “高新技术企业是官方认定的一个标签,它的数量基本可以代表一个城市拥有的技术创新力。其中很多公司所做的事情普通人可能完全无法理解,甚至在谈论创新时会被人们忽视,但正是这些极其细分、看似与日常生活无关的隐形冠军才是重要的创新动力。”新一线城市研究院主编沈从乐表示。

  在宁波,有161家企业的199个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有279家企业的390个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位居前五。去年底,工信部公布的第二批126个制造业单项冠军名单中,甬企独占13席。

  除了舜宇光电、激智科技、东睦新材、慈星股份等上市公司外,永新光学、柯力传感等企业也纷纷上榜。

  “不是宁波没有独角兽企业,是资本对宁波没有一个准确完整的认识。”纪鸿聪说。

  宁波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钟建波表示,宁波要培育独角兽企业,除了坚守制造实体与持续创新外,更要完善产业生态。

  包括——

  依托行业龙头上市公司带动上下游企业,在光电元器件、物联网、电子汽车、集成电路等电子制造业优势领域培育一批技术领先型“独角兽”企业。

  设立政府产业基金,通过直接投资的形式重点支持核心技术攻关、具有技术排他性的创新型企业发展,通过设立细分行业母基金、专项基金的形式支持产业的集聚与整合。

  四、可能

  那么,宁波的哪些行业具有诞生独角兽的可能呢?

  翻开《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榜单,排名头部的大都是互联网企业,如果再细分一下,他们都来自消费互联网。

  滴滴、菜鸟、口碑、新美大,无一不是直面C端消费者,他们一如既往地延续了BAT的发展路径,以OTO领域的互联网服务,依靠移动技术将互联网的连接属性发挥到了极致,取得了巨大成功。

  如果问宁波能否在消费互联网领域打一场翻身仗,100个投资人里99个会说NO,因为宁波显然没有这样的资源禀赋。

  但当找钢网、猪八戒网等企业迅速崛起时,宁波似乎看到了独角兽诞生的机遇——面向B端用户的产业互联网。

  有人疑惑,为什么有阿里这样的电商巨头在,找钢网这样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还能做大?这显然是对垂直B2B产业互联网的误解。

  因为B2B产业互联网的核心不是流量!

  B2B领域凭借的是在细分领域完整的供应链服务,需要深入交易、服务等各个环节,专门开发一套ERP、CRM。

  在宁波,与找钢网相似的B2B平台,便是搜布网和海上鲜。

  2013年夏天,搜布网创始人程小军在布料市场里发现很多人拿着一块小布样,在挨家挨户地比样,效率很低下。当时,他就想是不是可以反向做一个像打车软件的产品,快速找到这个布——“搜布”应运而生。2013年11月产品上线,一个月后收获了3000用户。

  目前,用户数量超过20万,跻身B2B电商百强,成为国内交易量最大的移动轻纺交易平台。2016年7月搜布完成5000万元A轮融资,由金轮股份、慧聪网、暾澜资本联合投资。

  而“海上鲜”叶宁的成功,则有点“意外”。

  准备在海上船舶通信业大展拳脚的他,却看到了海鲜电商这个巨大的市场。通过北斗卫星技术,渔民捕捞到的鱼可以实时上传,对接岸上的买家。“海上鲜”为渔民建立了一个海上社交软件,打造了一个海鲜B2B平台,开创一个全新的海鲜买卖模式。

  2016年3月,“海上鲜”获得由北斗星通集团领投的数千万元融资,当年“海上鲜”平台的交易额已超过11亿元。

  2017年3月,“海上鲜”获得由顺为资本领投,波导股份徐董、亚德客集团汪董和北斗星通集团跟投的7000万元B轮融资。至此,“海上鲜”天使轮、A轮、B轮累计融资已近亿元。2017年“海上鲜”平台的交易额增至30多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海鲜B2B交易平台。

  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吕佳凯认为,产业链信息不对称,是垂直产业价值链的长期痛点,由此导致的供需严重失衡和中间环节过于臃肿等问题,亟待被解决,而利用互联网手段使这些产业信息化、互联化、数据化,正是解开这些难题的核心钥匙,因此这些平台才展现出巨大潜力,获得资本青睐。

  搜布网立足的是宁波及浙江量大面广的纺织服装产业,海上鲜则是仰仗东海发达的海洋渔业。除此之外,纪鸿聪创立的“生意帮”立足宁波强大的加工制造业,搭建了互联网协同制造平台,将众包模式发挥到了另一个高度;铁大大网立足宁波强势的外贸行业,打造出中欧班列上的“滴滴打车”;姜太公网立足宁波活跃的建筑工程业态,建立诚信为核心的工程B2B平台,使招标方放心、施工方省心、设计方开心、民工兄弟们安心。

  立足宁波产业、直击行业痛点、发挥专业性和创造力,宁波的产业互联网正在蓬勃发展,诞生几家独角兽企业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宁波诞生独角兽的另一个领域,或许是新材料。

  材料对社会的发展究竟有多重要?人类的历史就是由材料命名——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钢铁时代、塑料时代。

  一种材料可以改变世界,甚至定义时代。

  在胡润的独角兽榜单上,新能源电池材料生产商宁德时代高居第5,让福建宁德这个不大的城市声名鹊起;深圳的柔宇科技由三年前的一家仅几百平方的小公司成长为估值上百亿美元的独角兽,仰仗的亦是其在柔性显示材料的独门秘籍。

  而宁波的新材料行业在中国的产业版图上也是独树一帜。

  2017年,宁波新材料规上工业增加值超过1400亿元,同比增长30%以上。江丰电子、激智科技、博威合金、先锋新材、东睦新材、韵升集团皆是所属行业说一不二的领导者。

  上市公司外,一大批新材料企业正在奔涌而上。

  长阳科技自2016年底以来,反射膜出货面积已经稳居全球第一,目前企业的反射膜背材料膜产品已实现大规模化生产,全球市场占有率超30%;

  净源科技国内首创的PTFE(聚四氟乙烯)水处理膜在去年连续战胜通用、住友等世界500强企业,广泛应用于各个水处理领域……

  此外,宁波在新材料领域还握有一个引领时代发展的杀手锏——“石墨烯”。

  去年,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依托现有石墨烯生产线,不断优化改进石墨烯浆料与粉体制备工艺,在此基础上,根据石墨烯在电池、塑料和涂料等领域的实际应用需求,分别研发了石墨烯复合粉体与石墨烯复合浆料技术。

  宁波柔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在原有石墨烯薄膜卷材规模制备技术基础之上,自主设计并制造石墨烯薄膜卷对卷生长与转移设备,全国第一个实现了半米宽幅石墨烯卷材的快速连续制备,产能达到百万平米。

  在超级电容器领域,宁波材料所联合宁波中车新能源科技公司开展材料在高比能超级电容电池中的应用技术研发。

  在功能涂料领域,中科院宁波材料所薛群基院士和王立平研究员团队成功突破了突破石墨烯稳定分散、与树脂相容性、配方及配套体系优化等一系列关键技术,开发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石墨烯改性重防腐涂料,经中国腐蚀与防护学会鉴定,其关键技术指标“耐盐雾寿命”超过6000小时,是目前国际上最优重防腐涂料耐盐雾寿命的2倍。

  宁波企业已抢占了石墨烯产业的桥头堡,静待应用市场的爆发。

  5G时代的悄然到来,也给宁波诞生独角兽提供了可能。

  在2018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华为发布首个5G客户端解决方案设备(CPE),中兴通讯表示年底有望拥有5G智能手机,英特尔也放言正攻克5G手机和PC。

  随之而来的是物联网产业的大规模爆发。

  互联网的连接革命改变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物联网则将颠覆物与物之间的关系。

  传感器及仪器仪表是工业物联网产业链的前端,是工业物联网产业发展和技术应用的基础。

  宁波已有各类传感器及仪器仪表企业30多家,涉及压力、电流、光电、速度、位移等领域。

  其中宁波柯力传感,专业研制生产称重传感器、称重仪表、压力传感器等产品,连续六年赢得中国轻工业产品衡器行业排名第二,称重传感器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

  中车时代是传感器铁道行业标准的制定者,传感器产品在国内轨道交通装备领域市场约占30%份额。

  而物联终端消费市场打开的,将是一条跨越式发展的独角兽成长之路。

  宁波智轩是一家智能家居全宅系统制造商,它不是简单地生产一个智能家电,而是将家中所有的家电通过“有线+无线”的方式连接到一起,进行智能化的集成。

  这种国内罕见的全宅智能家居系统随着住宅精装修的政策开始爆发式增长,公司产值从2016年仅仅1500多万元已跃升至近亿元。

  江北区的赛特威尔是一家多年从事生产各类安防传感设备的隐形冠军,产品远销世界各地。公司负责人早已嗅到物联网时代的气息,多款加装NB-IOT(窄带物联网)技术模块的产品早已上市,提前布局市场。

  知名独角兽企业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唐文斌在宁波演讲时曾表示,ABCI(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时代来临时,不应该只关注产业本身。

  用新技术去改造传统产业、颠覆现有世界才是最具潜力与增长性的模式,或许对于宁波来说,这才是成就独角兽企业的一条捷径。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官方微信平台

云涌手机微页面

责任编辑:朱慧慧

分享到

扫描关注"云涌"公众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1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0600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1]0053-008号

浙ICP备1104008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