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重构外卖矩阵:饿了么投入30亿 打通新零售

2018-08-08 09:4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就是正常的流程,那一天我签了几百个字。”回忆起3个月前那场国内互联网最大金额的收购案,饿了么CEO王磊显得波澜不惊,张旭豪仍然是他绕不开的一个名字,“一些大的战略他会和我们沟通,我现在22个直接汇报对象,有15个是饿了么以前的团队。”

  8月3日下午,王磊在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透露,这几个月来,内部最重要的工作上定下战略目标和方向,中短期目标是先做到50%的市场份额。

  互联网大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美团外卖以59%的市场交易额领跑行业,外卖日活跃用户数量优势明显,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如何突破这一局面?王磊称,饿了么从8月开始将加大补贴力度,整个投入达到30亿元,包括技术升级、系统改造以及补贴投入。

  就在昨天,有消息称,阿里巴巴将考虑合并饿了么与口碑,以对上市前夕的美团点评造成抗衡之势。同时,新的平台启动逾30亿美元的融资,软银将领投。

  对此,阿里巴巴官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传闻不予置评。无独有偶,美团在近日也推出了新零售闪购业务和无人配送开放平台,其在新零售方面的布局正在加强。

  不管在新一轮的外卖大战中,王磊能否扭转现有的市场格局,整个产业链从配送、品类、形态上都将发生根本变化。

  新零售整合

  4月6日,阿里巴巴宣布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目前,饿了么公司约有1.2万员工,股权的变更,意味着饿了么进一步融入阿里的新零售战略体系中。

  饿了么增长的动能已经不再局限于餐饮,还包括商超便利、果蔬鲜花、医药等零售品类。阿里巴巴收购后带来的化学效应正在显现,饿了么官方数据显示,上述领域零售交易额,今年6月同比增长110%,而且主要的增长是在今年5月以后。

  外卖行业的竞争,正在演变成为生态的竞争,王磊首次透露了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的初衷。第一,阿里巴巴主营业务是电商,围绕消费者和商家提供一系列服务,从实物电商、虚拟商品、大文娱再到本地生活都围绕这一核心。第二,餐饮的高频性实际上变成了中国最大的及时配送网络之一,这对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有着巨大的价值,它是一个基础设施。第三,外卖餐饮是高频的支付场景,对于蚂蚁金服来说是提供金融服务的重要渠道。

  “无论如何,饿了么是本地生活服务的重要入口,阿里是一定要拿下来的。从流量、会员体系再到阿里新零售的生态,阿里对饿了么的帮助也很大。现在淘宝、支付宝都给了外卖入口,再打通会员体系,加起来能有五六亿的月活跃用户。”王磊进一步解释,饿了么的配送体系还将与盒马、大润发、天猫小店等阿里体系的其他业态打通,形成新的赋能体系。

  现在,在上海市部分门店,饿了么的外卖员已经为盒马、大润发超市进行配送。一方面,饿了么将能有效调节配送峰值,另一方面,以每单收入7元计算,在与盒马打通后,配送员的收入有望提高30%。

  对于饿了么而言,接入阿里新零售体系的第一步就是阿里系全渠道的接口打通。事实上,早在阿里收购饿了么之前,线上接口的打通就已经开始。2017年10月16日,饿了么接入支付宝与口碑的线上外卖服务。

  8月1日,手机淘宝App首页的“外卖”入口也切换为“饿了么外卖”。饿了么成为手淘首页10个默认入口之一。易观千帆指数显示,截止到7月29日,从月活跃用户数量看,支付宝达到4.6亿,淘宝为4.4亿。

  饿了么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该平台在上海的新零售交易额环比6月增长40.1%,订单量环比增长30.3%。7月12日,饿了么在上海日交易额单日突破1亿元,创单个城市日交易额最高峰。

  值得注意的是,星巴克中国在近日展开了与阿里巴巴的独家合作,双方除了在线下打造智慧门店,在线上建立云店之外,最受关注的则是星巴克将依托饿了么的配送体系,正式上线外卖服务。预计从今年9月开始,双方将在北京和上海的主要门店试点,年底前将覆盖30个城市的2000多家门店。

  而业界关注的是,在阿里巴巴的体系下,饿了么扮演什么角色?在此之前,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共同投资的口碑,也定义为本地生活的入口。如何界定二者之间的关系?

  “我们是很强的协同关系。”王磊简单明了地指出,现在看起来都比较独立,因为餐饮到店和外卖这两个场景还是不太一样,二者之间的转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目前,两家平台已经在大商户业务上展开合作,打包到店和外卖的解决方案给K1商家(即大商家),支付POS上也在进行合作。

  他认为,不管是饿了么还是口碑,市场都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各自还可以再跑一阵子,不一定非要用一个品牌把所有的服务框在一起。

  竞争下半场

  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并不意味着外卖市场偃旗息鼓,反而是愈演愈烈的竞争。大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美团外卖、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交易额占比分别为59%、36%和3%。而在用户黏性方面,美团外卖活跃用户数量超过饿了么及百度外卖位居第一。

  今年4月,滴滴也高调进军外卖市场,无锡上线首日的订单突破33.4万。并且先后进入了南京、长沙、福州、温州、成都等城市。

  “花了这么多钱,本地生活入口我们是一定要拿下来的。”王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饿了么开始投入30亿补贴,针对消费者与供应链两端进行升级。补贴不仅仅是发到消费者的手里,更是针对商家、针对物流的整个系统投入。物流是否快速、服务的快递员是否干净整洁,这都是需要提升的部分,包括以往忽视的三四线城市,都是今年投入的重点区域。

  补贴一定程度上能带来增长效应。饿了么官方数据显示,截至7月15日,长沙7月前半月交易额环比提升15%;杭州新增10万付费用户;南京整体份额提升5%,上海订单量环比增长30.3%。

  另一边厢,竞争对手美团也在加速布局。7月18日,美团点评正式上线美团闪购业务,涵盖超市便利、生鲜果蔬、鲜花绿植等众多品类。目前,该业务覆盖全国2500个市县,可实现30分钟配送上门,24小时无间断配送。

  不管王磊能否如愿实现饿了么在份额上的反超,外卖产业链都将发生实质性改变。上半场单纯靠补贴、价格战换来的市场繁荣,在下半场竞争中都会降温。时效、品质、服务、供应链会成为竞争的核心。目前,饿了么外卖商家的佣金比例大概在15%-18%左右,其中包含了运费成本;而美团外卖的佣金比例在25%左右。但是,相比而言,美团点评在生活服务领域布局更加聚焦。

  从以往阿里巴巴收购公司的轨迹来看,更多是围绕阿里巴巴主营业务进行补缺。饿了么未来能否独立走下去,也是业界关注的焦点,更是能否打赢外卖之战的关健。

  王磊坦言,被收购后是否变好了,要看公司跟这个生态的融合关系。从饿了么与阿里巴巴的目标来看,两家公司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及时配送市场比想象中要大。去年中国送出去400亿个包裹,其中及时配送送出去100亿个。这边竞争还不是很激烈。从饿了么本身来讲,和阿里这个生态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合。”

  他仍然希望有更多公司进入到外卖领域,竞争不是一件坏事。“这个行业我认为还处于早期,去年中国的餐饮GDP大概4万亿元,外卖加起来才3000亿元,10%都不到。”王磊说。

  与此同时,这场一对一的决战,也深刻考验着阿里巴巴的整合及协同能力。或许,最好的结果是如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说过的那句话,“竞争不该是拳击赛,非要你死我活。它可能像阿迪达斯和耐克一样大家都能并存,并活得很好。”

  记者 陶力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官方微信平台

云涌手机微页面

责任编辑:陈慧慧

分享到

扫描关注"云涌"公众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1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0600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1]0053-008号

浙ICP备1104008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677号

阿里重构外卖矩阵:饿了么投入30亿 打通新零售

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陈慧慧 2018/08/08

  “就是正常的流程,那一天我签了几百个字。”回忆起3个月前那场国内互联网最大金额的收购案,饿了么CEO王磊显得波澜不惊,张旭豪仍然是他绕不开的一个名字,“一些大的战略他会和我们沟通,我现在22个直接汇报对象,有15个是饿了么以前的团队。”

  8月3日下午,王磊在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透露,这几个月来,内部最重要的工作上定下战略目标和方向,中短期目标是先做到50%的市场份额。

  互联网大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美团外卖以59%的市场交易额领跑行业,外卖日活跃用户数量优势明显,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如何突破这一局面?王磊称,饿了么从8月开始将加大补贴力度,整个投入达到30亿元,包括技术升级、系统改造以及补贴投入。

  就在昨天,有消息称,阿里巴巴将考虑合并饿了么与口碑,以对上市前夕的美团点评造成抗衡之势。同时,新的平台启动逾30亿美元的融资,软银将领投。

  对此,阿里巴巴官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传闻不予置评。无独有偶,美团在近日也推出了新零售闪购业务和无人配送开放平台,其在新零售方面的布局正在加强。

  不管在新一轮的外卖大战中,王磊能否扭转现有的市场格局,整个产业链从配送、品类、形态上都将发生根本变化。

  新零售整合

  4月6日,阿里巴巴宣布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目前,饿了么公司约有1.2万员工,股权的变更,意味着饿了么进一步融入阿里的新零售战略体系中。

  饿了么增长的动能已经不再局限于餐饮,还包括商超便利、果蔬鲜花、医药等零售品类。阿里巴巴收购后带来的化学效应正在显现,饿了么官方数据显示,上述领域零售交易额,今年6月同比增长110%,而且主要的增长是在今年5月以后。

  外卖行业的竞争,正在演变成为生态的竞争,王磊首次透露了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的初衷。第一,阿里巴巴主营业务是电商,围绕消费者和商家提供一系列服务,从实物电商、虚拟商品、大文娱再到本地生活都围绕这一核心。第二,餐饮的高频性实际上变成了中国最大的及时配送网络之一,这对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有着巨大的价值,它是一个基础设施。第三,外卖餐饮是高频的支付场景,对于蚂蚁金服来说是提供金融服务的重要渠道。

  “无论如何,饿了么是本地生活服务的重要入口,阿里是一定要拿下来的。从流量、会员体系再到阿里新零售的生态,阿里对饿了么的帮助也很大。现在淘宝、支付宝都给了外卖入口,再打通会员体系,加起来能有五六亿的月活跃用户。”王磊进一步解释,饿了么的配送体系还将与盒马、大润发、天猫小店等阿里体系的其他业态打通,形成新的赋能体系。

  现在,在上海市部分门店,饿了么的外卖员已经为盒马、大润发超市进行配送。一方面,饿了么将能有效调节配送峰值,另一方面,以每单收入7元计算,在与盒马打通后,配送员的收入有望提高30%。

  对于饿了么而言,接入阿里新零售体系的第一步就是阿里系全渠道的接口打通。事实上,早在阿里收购饿了么之前,线上接口的打通就已经开始。2017年10月16日,饿了么接入支付宝与口碑的线上外卖服务。

  8月1日,手机淘宝App首页的“外卖”入口也切换为“饿了么外卖”。饿了么成为手淘首页10个默认入口之一。易观千帆指数显示,截止到7月29日,从月活跃用户数量看,支付宝达到4.6亿,淘宝为4.4亿。

  饿了么官方数据显示,7月份,该平台在上海的新零售交易额环比6月增长40.1%,订单量环比增长30.3%。7月12日,饿了么在上海日交易额单日突破1亿元,创单个城市日交易额最高峰。

  值得注意的是,星巴克中国在近日展开了与阿里巴巴的独家合作,双方除了在线下打造智慧门店,在线上建立云店之外,最受关注的则是星巴克将依托饿了么的配送体系,正式上线外卖服务。预计从今年9月开始,双方将在北京和上海的主要门店试点,年底前将覆盖30个城市的2000多家门店。

  而业界关注的是,在阿里巴巴的体系下,饿了么扮演什么角色?在此之前,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共同投资的口碑,也定义为本地生活的入口。如何界定二者之间的关系?

  “我们是很强的协同关系。”王磊简单明了地指出,现在看起来都比较独立,因为餐饮到店和外卖这两个场景还是不太一样,二者之间的转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目前,两家平台已经在大商户业务上展开合作,打包到店和外卖的解决方案给K1商家(即大商家),支付POS上也在进行合作。

  他认为,不管是饿了么还是口碑,市场都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各自还可以再跑一阵子,不一定非要用一个品牌把所有的服务框在一起。

  竞争下半场

  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并不意味着外卖市场偃旗息鼓,反而是愈演愈烈的竞争。大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美团外卖、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交易额占比分别为59%、36%和3%。而在用户黏性方面,美团外卖活跃用户数量超过饿了么及百度外卖位居第一。

  今年4月,滴滴也高调进军外卖市场,无锡上线首日的订单突破33.4万。并且先后进入了南京、长沙、福州、温州、成都等城市。

  “花了这么多钱,本地生活入口我们是一定要拿下来的。”王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饿了么开始投入30亿补贴,针对消费者与供应链两端进行升级。补贴不仅仅是发到消费者的手里,更是针对商家、针对物流的整个系统投入。物流是否快速、服务的快递员是否干净整洁,这都是需要提升的部分,包括以往忽视的三四线城市,都是今年投入的重点区域。

  补贴一定程度上能带来增长效应。饿了么官方数据显示,截至7月15日,长沙7月前半月交易额环比提升15%;杭州新增10万付费用户;南京整体份额提升5%,上海订单量环比增长30.3%。

  另一边厢,竞争对手美团也在加速布局。7月18日,美团点评正式上线美团闪购业务,涵盖超市便利、生鲜果蔬、鲜花绿植等众多品类。目前,该业务覆盖全国2500个市县,可实现30分钟配送上门,24小时无间断配送。

  不管王磊能否如愿实现饿了么在份额上的反超,外卖产业链都将发生实质性改变。上半场单纯靠补贴、价格战换来的市场繁荣,在下半场竞争中都会降温。时效、品质、服务、供应链会成为竞争的核心。目前,饿了么外卖商家的佣金比例大概在15%-18%左右,其中包含了运费成本;而美团外卖的佣金比例在25%左右。但是,相比而言,美团点评在生活服务领域布局更加聚焦。

  从以往阿里巴巴收购公司的轨迹来看,更多是围绕阿里巴巴主营业务进行补缺。饿了么未来能否独立走下去,也是业界关注的焦点,更是能否打赢外卖之战的关健。

  王磊坦言,被收购后是否变好了,要看公司跟这个生态的融合关系。从饿了么与阿里巴巴的目标来看,两家公司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及时配送市场比想象中要大。去年中国送出去400亿个包裹,其中及时配送送出去100亿个。这边竞争还不是很激烈。从饿了么本身来讲,和阿里这个生态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合。”

  他仍然希望有更多公司进入到外卖领域,竞争不是一件坏事。“这个行业我认为还处于早期,去年中国的餐饮GDP大概4万亿元,外卖加起来才3000亿元,10%都不到。”王磊说。

  与此同时,这场一对一的决战,也深刻考验着阿里巴巴的整合及协同能力。或许,最好的结果是如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说过的那句话,“竞争不该是拳击赛,非要你死我活。它可能像阿迪达斯和耐克一样大家都能并存,并活得很好。”

  记者 陶力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手机微页面

宣传合作请戳

园区宣传套餐 | 企业宣传套餐

云涌 创新创业媒体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