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民营企业家想保住家族基因 继承者们却要"不走寻常路"

2018-09-11 10:30 来源:现代金报

先锋电器“创一代”姚国宁

生产车间通讯员供图

  和大多数宁波的民营企业一样,生产两季用品的先锋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成长在改革开放之初,从小作坊到代工厂,再跻身一线品牌的集团公司,这条路走了几十年。

  如今,外部环境繁纷复杂,第一代创业者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经营上的压力,也包括企业掌舵者新老交替、传承发展的问题。宁波先锋电器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姚裕初是“创二代”,不到30岁,已在先锋电器工作了5年,从流水线工人到产品企划,再到销售负责人,他切身感受到父辈创业的艰辛,也深知肩上的责任和使命。

  创一代

  斥巨资买断“先锋”商标

  代工企业开启品牌化战略

  电风扇、取暖器是传统产品,但先锋的牌子近年来愈发“专业时尚”。

  湖南卫视《亲爱的客栈》做了植入,“先锋”收获亿量级超高曝光量;在脱口秀新星池子“加持”下,“先锋”在社交媒体“圈粉”无数;投放宁波、杭州、南京、上海等地的院线映前广告,先锋品牌更加年轻化……这种对品牌的重视和战略眼光,始于“创一代”——先锋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国宁。

  先锋电器创立于1993年,前身是宁达电器厂,和其他家电厂一样,先锋电器也是做代工起步。姚裕初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先锋电器从小作坊变成大作坊,生产线和工人不断增加,代工大有钱赚的时候,老爸姚国宁不满足“贴牌”,在1998年斥资78万元买断“先锋”商标开始品牌化战略,这在当时极具“前瞻性”。

  改革开放加上人口红利,让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一批企业迅速积累了资本。进入21世纪,产业兴衰更替加剧、市场和投资机会增加,姚国宁并没有“被乱花迷了眼”,建实验室,起草行业标准,不断从功能性本身出发改革创新做好产品,尤其是取暖器,深耕多年成为国内第一品牌。

  “我们始终专注在两季用品,一直没变过,对标国内一线品牌,这么多年下来,先锋成为和美的、艾美特比肩的一线品牌。”姚裕初说。

  创二代

  进工厂从流水线工人做起,历练5年深知创业艰辛

  从小就在电风扇作坊里玩耍的姚裕初,很早就知道肩上的责任。2008年去澳大利亚留学,主修国际贸易,2013年回国后就在先锋电器上班。第一份工作是普工,在流水线上组装零配件,从早到晚,和工人干一样的活儿,拿一样的工资。车间每个岗位轮一遍,做了半年。姚裕初说,虽然辛苦,但只是身体上的,真正感觉到压力是在产品企划部。

  “刚开始做的很多设想,产品投放市场后并不成功,失败了很多次。在2015年,我们推出了先锋热浪,这款产品外观上更高级,性能上也有革新,再加上品牌定位清晰准确,推出当年市场份额就有提升,现在这款产品已然是线下市场主力机型。”姚裕初说,在产品企划部门历练两年后,2016年,他开始接管电商平台的营销。

  “之前电商平台上,先锋旗舰店是经销商做的,后来我们自己做。”姚裕初说,先锋电器与天猫、京东建立了深层次合作关系,拓展了线上销售渠道。与此同时,先锋电器线下销售渠道更加扁平化,再加上品牌化战略,集团从前几年的停滞中走了出来,销售额年均增长30%左右。

  “市场环境瞬息万变,经营压力每年都不一样,以前没觉得,现在才明白爸爸的艰辛。”有过五年历练的姚裕初,相比初入厂子时沉稳了很多,聊起企业上市、智能家居等,这位85后大男孩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接班难

  宁波民企普遍面临接班问题,有失败的也有做得更好的

  记者了解到,出国留学,然后去家族企业任职,这是宁波“创二代”接班人的标准动作。不过也有“创二代”不走“寻常路”,独辟蹊径证明自己。

  “有个‘创二代’,父亲本来安排他负责一个新项目,但他不愿意,想创业。因为喜欢游戏,就劝说父亲给自己两千万元去投资,先后投了三个游戏项目,血本无归,信心没了,觉得没脸回去,又沉迷于游戏两年多,直到31岁结婚才走出来。”宁波家业长青接班人学院副院长范斌长期从事民营企业和家族企业接班人研究,自学院2006年成立以来,有超过3万名学员接受培训,长期跟踪和深度服务的家族企业有400多家。

  “也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慈溪一家电器厂,老爸干了很多年,年产值四千万元,儿子不愿意接班,自己投资做电商,两年把销售额做到上亿元,干电商本来是给自家工厂找销路,销量做起来后,儿子觉得老爸产品跟不上时代,还对老爸厂子的产品挑三拣四,两个人较劲,越做越大。”范斌说,改革开放四十年,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是从杂草中野蛮生长起来的,有自己的一套经验,但现如今的市场环境和四十年前大不一样,两代人之间的价值观也不一样,传统大家长式的“一言堂”不管用了,一些民营企业存在接班难题。这其中,进行股份制改造,聘请职业经理人团队,上市成为公众公司等做法并不少见,但更多的江浙民营企业希望保住家族基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专家说

  “创二代”接班有巨大压力,平稳过渡要做到“三句话”

  “让‘创二代’接班,要理解30岁上下的年轻人,他们不仅要面对经营上的压力,还有来自家族成员、企业元老的挑战。这个难题,远超他们这个年龄所应该承受的。”范斌说。

  那么,家族企业如何做到顺利交接、家业长青呢?范斌根据多年积累的经验,总结了三句话——“一代转型、二代修炼、团队助推”。

  “一代转型指的是,‘创一代’企业家要从原来的老板和家长,变成创业导师和朋友;二代修炼指的是在父母的指导下,‘创二代’要立使命、定计划、蹲一点、推一面、控全局,意思是让‘创二代’理解父母创业的艰辛,感知肩上的责任和使命感,然后定一个计划,先从一个点的工作做起进行训练,然后独当一面,最后参与战略决策把控全局;团队助推就是为‘创二代’接班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大家共同扶持‘创二代’走上领导岗位。”范斌说,这其中的底色是家族成员关系和睦,互相信任。现代金报通讯员潘晓晓罗约露记者王冬晓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官方微信平台

云涌手机微页面

责任编辑:陈慧慧

分享到

扫描关注"云涌"公众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1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0600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1]0053-008号

浙ICP备1104008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677号

多数民营企业家想保住家族基因 继承者们却要"不走寻常路"

现代金报 责任编辑:陈慧慧 2018/09/11

先锋电器“创一代”姚国宁

生产车间通讯员供图

  和大多数宁波的民营企业一样,生产两季用品的先锋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成长在改革开放之初,从小作坊到代工厂,再跻身一线品牌的集团公司,这条路走了几十年。

  如今,外部环境繁纷复杂,第一代创业者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经营上的压力,也包括企业掌舵者新老交替、传承发展的问题。宁波先锋电器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姚裕初是“创二代”,不到30岁,已在先锋电器工作了5年,从流水线工人到产品企划,再到销售负责人,他切身感受到父辈创业的艰辛,也深知肩上的责任和使命。

  创一代

  斥巨资买断“先锋”商标

  代工企业开启品牌化战略

  电风扇、取暖器是传统产品,但先锋的牌子近年来愈发“专业时尚”。

  湖南卫视《亲爱的客栈》做了植入,“先锋”收获亿量级超高曝光量;在脱口秀新星池子“加持”下,“先锋”在社交媒体“圈粉”无数;投放宁波、杭州、南京、上海等地的院线映前广告,先锋品牌更加年轻化……这种对品牌的重视和战略眼光,始于“创一代”——先锋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国宁。

  先锋电器创立于1993年,前身是宁达电器厂,和其他家电厂一样,先锋电器也是做代工起步。姚裕初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先锋电器从小作坊变成大作坊,生产线和工人不断增加,代工大有钱赚的时候,老爸姚国宁不满足“贴牌”,在1998年斥资78万元买断“先锋”商标开始品牌化战略,这在当时极具“前瞻性”。

  改革开放加上人口红利,让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一批企业迅速积累了资本。进入21世纪,产业兴衰更替加剧、市场和投资机会增加,姚国宁并没有“被乱花迷了眼”,建实验室,起草行业标准,不断从功能性本身出发改革创新做好产品,尤其是取暖器,深耕多年成为国内第一品牌。

  “我们始终专注在两季用品,一直没变过,对标国内一线品牌,这么多年下来,先锋成为和美的、艾美特比肩的一线品牌。”姚裕初说。

  创二代

  进工厂从流水线工人做起,历练5年深知创业艰辛

  从小就在电风扇作坊里玩耍的姚裕初,很早就知道肩上的责任。2008年去澳大利亚留学,主修国际贸易,2013年回国后就在先锋电器上班。第一份工作是普工,在流水线上组装零配件,从早到晚,和工人干一样的活儿,拿一样的工资。车间每个岗位轮一遍,做了半年。姚裕初说,虽然辛苦,但只是身体上的,真正感觉到压力是在产品企划部。

  “刚开始做的很多设想,产品投放市场后并不成功,失败了很多次。在2015年,我们推出了先锋热浪,这款产品外观上更高级,性能上也有革新,再加上品牌定位清晰准确,推出当年市场份额就有提升,现在这款产品已然是线下市场主力机型。”姚裕初说,在产品企划部门历练两年后,2016年,他开始接管电商平台的营销。

  “之前电商平台上,先锋旗舰店是经销商做的,后来我们自己做。”姚裕初说,先锋电器与天猫、京东建立了深层次合作关系,拓展了线上销售渠道。与此同时,先锋电器线下销售渠道更加扁平化,再加上品牌化战略,集团从前几年的停滞中走了出来,销售额年均增长30%左右。

  “市场环境瞬息万变,经营压力每年都不一样,以前没觉得,现在才明白爸爸的艰辛。”有过五年历练的姚裕初,相比初入厂子时沉稳了很多,聊起企业上市、智能家居等,这位85后大男孩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

  接班难

  宁波民企普遍面临接班问题,有失败的也有做得更好的

  记者了解到,出国留学,然后去家族企业任职,这是宁波“创二代”接班人的标准动作。不过也有“创二代”不走“寻常路”,独辟蹊径证明自己。

  “有个‘创二代’,父亲本来安排他负责一个新项目,但他不愿意,想创业。因为喜欢游戏,就劝说父亲给自己两千万元去投资,先后投了三个游戏项目,血本无归,信心没了,觉得没脸回去,又沉迷于游戏两年多,直到31岁结婚才走出来。”宁波家业长青接班人学院副院长范斌长期从事民营企业和家族企业接班人研究,自学院2006年成立以来,有超过3万名学员接受培训,长期跟踪和深度服务的家族企业有400多家。

  “也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慈溪一家电器厂,老爸干了很多年,年产值四千万元,儿子不愿意接班,自己投资做电商,两年把销售额做到上亿元,干电商本来是给自家工厂找销路,销量做起来后,儿子觉得老爸产品跟不上时代,还对老爸厂子的产品挑三拣四,两个人较劲,越做越大。”范斌说,改革开放四十年,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是从杂草中野蛮生长起来的,有自己的一套经验,但现如今的市场环境和四十年前大不一样,两代人之间的价值观也不一样,传统大家长式的“一言堂”不管用了,一些民营企业存在接班难题。这其中,进行股份制改造,聘请职业经理人团队,上市成为公众公司等做法并不少见,但更多的江浙民营企业希望保住家族基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专家说

  “创二代”接班有巨大压力,平稳过渡要做到“三句话”

  “让‘创二代’接班,要理解30岁上下的年轻人,他们不仅要面对经营上的压力,还有来自家族成员、企业元老的挑战。这个难题,远超他们这个年龄所应该承受的。”范斌说。

  那么,家族企业如何做到顺利交接、家业长青呢?范斌根据多年积累的经验,总结了三句话——“一代转型、二代修炼、团队助推”。

  “一代转型指的是,‘创一代’企业家要从原来的老板和家长,变成创业导师和朋友;二代修炼指的是在父母的指导下,‘创二代’要立使命、定计划、蹲一点、推一面、控全局,意思是让‘创二代’理解父母创业的艰辛,感知肩上的责任和使命感,然后定一个计划,先从一个点的工作做起进行训练,然后独当一面,最后参与战略决策把控全局;团队助推就是为‘创二代’接班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大家共同扶持‘创二代’走上领导岗位。”范斌说,这其中的底色是家族成员关系和睦,互相信任。现代金报通讯员潘晓晓罗约露记者王冬晓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手机微页面

宣传合作请戳

园区宣传套餐 | 企业宣传套餐

云涌 创新创业媒体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