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巨头ESPRIT衰落 宁波“后浪”接盘能否妙手回春

2020-05-18 09:09 来源:东南财金

  1折甚至是0.5折清仓,一代潮牌ESPRIT关店调整进入倒计时。更令人唏嘘的是,ESPRIT母公司、香港一代“股王”思捷环球的股价已不足2007年高点的1%,彻底沦为仙股。

  此前,Topshop、Forever 21、Newlook等国际快消品牌已先ESPRIT一步退出中国市场;行业加速洗牌,宁波服装新贵慕尚集团宣布接手ESPRIT,让人瞩目。

  01

  一代潮牌,潮起潮落

  ESPRIT,是几代人的青春记忆。

  日前,ESPRIT在官网、天猫旗舰店先后发布公告称,将于5月31日全面关店。母公司思捷环球(港股00330)近期也已宣布终止在中国大陆的业务,并关闭中国大陆以外在亚洲的所有56家零售商铺。

  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知晓ESPRIT品牌主要源于女明星林青霞的代言。

  资料显示,ESPRIT始创于1968年的美国,由25岁的美国青年道格拉斯·汤普金斯创立,他同时还是知名运动品牌“北面”(The North Face)的创始人。1992年,ESPRIT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比优衣库还早了10年。

  ESPRIT进军中国的关键人物,则是林青霞老公邢李原。这也让ESPRIT因为林青霞经常登上娱乐头条,打开了其在中国市场的知名度。

  据悉,1972年香港富豪邢李原成为ESPRIT香港代理商,并在两年后入股香港公司。1993年,邢李原将思捷环球亚太业务打包登陆香港交易所(港股00388),以3.7港元发行价上市,随后通过收购,统一欧洲及北美业务。到1996年,邢李原干脆买下了ESPRIT63%的股权,2002年他再买入剩下的37%股权,完全拥有了这一商标权。

  2017年,思捷环球的港股股价达到1770亿港元市值巅峰,并创下港交所服饰股的最高市值纪录。2008年6月底,思捷环球公布2017年的财报,收入372.27亿港元,纯利64.50亿港元。

  从1993年到2017年,ESPRIT在全国100多个主要城市拥有300多家门店,思捷环球股价上涨65倍,成为香港一代“股王”。可惜好景不长,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思捷环球运营也开始逐步走下坡路,牵连ESPRIT的品牌价值逐渐蒸发。

  有意思的是,曾为思捷环球和ESPRIT品牌带来无限光环的邢李原,则提前嗅到了危机,快速套现离场。从2002年至2011年,邢李原陆续将持有的思捷环球股份由42%减至1.79%,个人累计套现逾200亿港元。期间他还辞去了在思捷环球的所有职务。

  但是,除了金融危机的冲击,ESPRIT的衰落,很大程度上,还是和跟不上时代有关。

  2011年之后,Zara、H&M、优衣库等巨头迅速占领了大众市场,而ESPRIT品牌系列因为设计单一老套而无法满足年轻消费者的需求,慢慢不被市场接受。

  从思捷环球的收入情况来看,也不难看到其运营的惨淡。最近三年,思捷环球逐年亏损,其亏损面不断扩大。而从今年开始,全球疫情大暴发,更是进一步拖垮了思捷环球的经营,成为压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了寻求自救,ESPRIT还曾经试图转型。2012年,公司以天价薪酬4035万港元聘请了Zara洋高管马浩斯掌舵,踏上了转型之路。不过,最终转型没有获得成功,还导致风格急剧变化,遭遇市场抛弃。

  分析人士认为,ESPRIT近十年来在中国市场的定位模糊与摇摆不定导致其在Zara、优衣库等高阶零售品牌的冲击下步步衰退,无论是产品定位还是渠道结构及运营管理都暴露出非常明显的失控,此次退出无论是否受疫情影响都是必然结果。

  在二级市场,思捷环球的表现则更为惨烈。从2017年的高峰位置至今,思捷环球的股价一路下跌,股价跌幅超99%,市值也从最高1700多亿港元缩水至11亿港元左右,缩水幅度惊人。

  02

  一代后浪,加速扩张

  那么,ESPRIT的全面关店,是否意味着它将在中国彻底消失了?

  其实不然。2019年12月1日,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间接全资拥有的附属公司万成资源有限公司与慕尚集团控股(港股01817)有限公司订立一项合资协议,于2019年12月2日起生效。

  根据合资协议的条款,慕尚集团与万成资源已同意在中国大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目的是从事经营服装、服装配饰及合资方可能同意的其他ESPRIT业务。合资公司注册资本应为1亿元,慕尚集团投入6000万元,持有60%权益。万成资源投入4000万元,持有40%权益。

  公告中明确指出,思捷环球中国业务过渡到合资经营模式预期于2020年6月30日完成,作为过渡的一部分,思捷环球将关闭若干店铺或者将余下中国店铺的资产转让予合资公司。董事会认为此交易为ESPRIT品牌创造稳健的基础以改善品牌相关性及加快增长。

  在谈及收购ESPRIT中国内地业务的公开采访中,慕尚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余勇则表示,ESPRIT的设计和渠道都将由慕尚集团负责重塑。

  “我们将重塑ESPRIT现有的品牌定位、渠道和货品。”他透露,未来ESPRIT不会再做现在像H&M、Zara的大店,而是会调整为100-200平方米的门店,主打新生代的购物中心渠道。

  显然,慕尚集团将重新改造ESPRIT,希望赢回新生代这一大市场。

  慕尚集团最早的历史可追溯到2007年推出GXG品牌之时,那时,ESPRIT正如日中天时。2019年,慕尚集团控股在香港敲钟,成为继杉杉、雅戈尔、申洲国际、太平鸟之后宁波第五家上市服装企业。以零售总收入计,公司于2018年在中国时尚男装市场的占有率约为3.3%,在中国排名第二。

  截至2019年,公司旗下主要品牌已有:旗舰男装品牌GXG、主打街头潮流的gxg jeans、拥有GXG设计理念的童装品牌gxg.kids、都市通勤男装品牌Yatlas、运动品牌2XU。

  在去年年底宣布将接手ESPRIT运营后,今年,慕尚集团还将以鲨鱼标志闻名世界的意大利休闲服饰品牌——Paul&Shark纳入旗下代理品牌,“多品牌,国际化”战略版图一直在扩张。

  “建立多品牌、多产品系列的时尚平台,成为国际品牌寻求中国战略合作的第一选择,使我们能在品牌国际化与全球化融合上更为顺畅。”慕尚集团CFO丁大德曾如此介绍公司的意图。

  一个横跨男装、女装、童装、运动休闲装的服装集团,正加速成长。

  03

  一次变局,新的契机

  慕尚是顶着“香港新零售第一股”光环上市的,他们的底气,主要来自他们多年在新零售领域的实践经验。

  公司最先于2007年开始线下业务,并于2010年扩展到在线渠道。从2016年开始,公司逐步建立云端库存共享及分配系统,并于2018年将VIP会员计划同步。凭借公司收集的数据以及内部开发的大数据分析实力,公司于2018年开始将线下零售店升级为智能店铺,构建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系统,并增强灵活的供应链能力。

  然而在中国经济和消费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又面临疫情的压力,慕尚也在不断调整布局。

  2019年财报显示,在多品牌布局中,GXG品牌系列仍要占到慕尚集团营业总收入的95%以上,毛利率虽基本稳定在50%以上,但较2018年有所下滑。

  去年,慕尚关闭了线下一些亏损门店,其线上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35.7%提高到了2019年的38.3%。在以门店为核心的快时尚消费赛道,慕尚着手进行更高效的布局。

  今年一季度,服装全行业规模以上企业营业同比下降23.5%,利润同比下降43.5%。

  对此,慕尚表示,公司也受到了影响,但受惠于多品牌策略及线上销售渠道的优势,他们对时尚产业的前景仍充满信心。

  据了解,他们在传统线上渠道之外,将积极拓展社交电商等新的线上销售渠道,并通过新零售技术和优势,提升会员的体验。

  同时通过多品牌策略发展新的产品组合和品牌矩阵,进一步整合线上线下新零售渠道,提升营运能力;并寻求与流行服装品牌合作的机会,以推出更具吸引力的联名产品。

  在供应链体系,慕尚表示,将进一步提升行业后端服务能力,通过提高产品品质和服务满足客户需求。

  不过,所有的一切,最终核心还是产品。像这次 ESPRIT 的撤店,很多网友都提到 " 款式落后 "" 设计过时 " 等反馈。

  随着国内消费者对服饰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审美眼光越来越挑剔,对文化符号的诉求越来越明显——手握Paul&Shark、ESPRIT、2XU等国际品牌,年轻的慕尚,能否打造另一个GXG神话?

  记者 史旻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官方微信平台

云涌手机微页面

责任编辑:陈慧慧

分享到

扫描关注"云涌"公众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1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0600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1]0053-008号

浙ICP备1104008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677号

一代巨头ESPRIT衰落 宁波“后浪”接盘能否妙手回春

东南财金 责任编辑:陈慧慧 2020/05/18

  1折甚至是0.5折清仓,一代潮牌ESPRIT关店调整进入倒计时。更令人唏嘘的是,ESPRIT母公司、香港一代“股王”思捷环球的股价已不足2007年高点的1%,彻底沦为仙股。

  此前,Topshop、Forever 21、Newlook等国际快消品牌已先ESPRIT一步退出中国市场;行业加速洗牌,宁波服装新贵慕尚集团宣布接手ESPRIT,让人瞩目。

  01

  一代潮牌,潮起潮落

  ESPRIT,是几代人的青春记忆。

  日前,ESPRIT在官网、天猫旗舰店先后发布公告称,将于5月31日全面关店。母公司思捷环球(港股00330)近期也已宣布终止在中国大陆的业务,并关闭中国大陆以外在亚洲的所有56家零售商铺。

  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知晓ESPRIT品牌主要源于女明星林青霞的代言。

  资料显示,ESPRIT始创于1968年的美国,由25岁的美国青年道格拉斯·汤普金斯创立,他同时还是知名运动品牌“北面”(The North Face)的创始人。1992年,ESPRIT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比优衣库还早了10年。

  ESPRIT进军中国的关键人物,则是林青霞老公邢李原。这也让ESPRIT因为林青霞经常登上娱乐头条,打开了其在中国市场的知名度。

  据悉,1972年香港富豪邢李原成为ESPRIT香港代理商,并在两年后入股香港公司。1993年,邢李原将思捷环球亚太业务打包登陆香港交易所(港股00388),以3.7港元发行价上市,随后通过收购,统一欧洲及北美业务。到1996年,邢李原干脆买下了ESPRIT63%的股权,2002年他再买入剩下的37%股权,完全拥有了这一商标权。

  2017年,思捷环球的港股股价达到1770亿港元市值巅峰,并创下港交所服饰股的最高市值纪录。2008年6月底,思捷环球公布2017年的财报,收入372.27亿港元,纯利64.50亿港元。

  从1993年到2017年,ESPRIT在全国100多个主要城市拥有300多家门店,思捷环球股价上涨65倍,成为香港一代“股王”。可惜好景不长,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思捷环球运营也开始逐步走下坡路,牵连ESPRIT的品牌价值逐渐蒸发。

  有意思的是,曾为思捷环球和ESPRIT品牌带来无限光环的邢李原,则提前嗅到了危机,快速套现离场。从2002年至2011年,邢李原陆续将持有的思捷环球股份由42%减至1.79%,个人累计套现逾200亿港元。期间他还辞去了在思捷环球的所有职务。

  但是,除了金融危机的冲击,ESPRIT的衰落,很大程度上,还是和跟不上时代有关。

  2011年之后,Zara、H&M、优衣库等巨头迅速占领了大众市场,而ESPRIT品牌系列因为设计单一老套而无法满足年轻消费者的需求,慢慢不被市场接受。

  从思捷环球的收入情况来看,也不难看到其运营的惨淡。最近三年,思捷环球逐年亏损,其亏损面不断扩大。而从今年开始,全球疫情大暴发,更是进一步拖垮了思捷环球的经营,成为压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了寻求自救,ESPRIT还曾经试图转型。2012年,公司以天价薪酬4035万港元聘请了Zara洋高管马浩斯掌舵,踏上了转型之路。不过,最终转型没有获得成功,还导致风格急剧变化,遭遇市场抛弃。

  分析人士认为,ESPRIT近十年来在中国市场的定位模糊与摇摆不定导致其在Zara、优衣库等高阶零售品牌的冲击下步步衰退,无论是产品定位还是渠道结构及运营管理都暴露出非常明显的失控,此次退出无论是否受疫情影响都是必然结果。

  在二级市场,思捷环球的表现则更为惨烈。从2017年的高峰位置至今,思捷环球的股价一路下跌,股价跌幅超99%,市值也从最高1700多亿港元缩水至11亿港元左右,缩水幅度惊人。

  02

  一代后浪,加速扩张

  那么,ESPRIT的全面关店,是否意味着它将在中国彻底消失了?

  其实不然。2019年12月1日,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间接全资拥有的附属公司万成资源有限公司与慕尚集团控股(港股01817)有限公司订立一项合资协议,于2019年12月2日起生效。

  根据合资协议的条款,慕尚集团与万成资源已同意在中国大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目的是从事经营服装、服装配饰及合资方可能同意的其他ESPRIT业务。合资公司注册资本应为1亿元,慕尚集团投入6000万元,持有60%权益。万成资源投入4000万元,持有40%权益。

  公告中明确指出,思捷环球中国业务过渡到合资经营模式预期于2020年6月30日完成,作为过渡的一部分,思捷环球将关闭若干店铺或者将余下中国店铺的资产转让予合资公司。董事会认为此交易为ESPRIT品牌创造稳健的基础以改善品牌相关性及加快增长。

  在谈及收购ESPRIT中国内地业务的公开采访中,慕尚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余勇则表示,ESPRIT的设计和渠道都将由慕尚集团负责重塑。

  “我们将重塑ESPRIT现有的品牌定位、渠道和货品。”他透露,未来ESPRIT不会再做现在像H&M、Zara的大店,而是会调整为100-200平方米的门店,主打新生代的购物中心渠道。

  显然,慕尚集团将重新改造ESPRIT,希望赢回新生代这一大市场。

  慕尚集团最早的历史可追溯到2007年推出GXG品牌之时,那时,ESPRIT正如日中天时。2019年,慕尚集团控股在香港敲钟,成为继杉杉、雅戈尔、申洲国际、太平鸟之后宁波第五家上市服装企业。以零售总收入计,公司于2018年在中国时尚男装市场的占有率约为3.3%,在中国排名第二。

  截至2019年,公司旗下主要品牌已有:旗舰男装品牌GXG、主打街头潮流的gxg jeans、拥有GXG设计理念的童装品牌gxg.kids、都市通勤男装品牌Yatlas、运动品牌2XU。

  在去年年底宣布将接手ESPRIT运营后,今年,慕尚集团还将以鲨鱼标志闻名世界的意大利休闲服饰品牌——Paul&Shark纳入旗下代理品牌,“多品牌,国际化”战略版图一直在扩张。

  “建立多品牌、多产品系列的时尚平台,成为国际品牌寻求中国战略合作的第一选择,使我们能在品牌国际化与全球化融合上更为顺畅。”慕尚集团CFO丁大德曾如此介绍公司的意图。

  一个横跨男装、女装、童装、运动休闲装的服装集团,正加速成长。

  03

  一次变局,新的契机

  慕尚是顶着“香港新零售第一股”光环上市的,他们的底气,主要来自他们多年在新零售领域的实践经验。

  公司最先于2007年开始线下业务,并于2010年扩展到在线渠道。从2016年开始,公司逐步建立云端库存共享及分配系统,并于2018年将VIP会员计划同步。凭借公司收集的数据以及内部开发的大数据分析实力,公司于2018年开始将线下零售店升级为智能店铺,构建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系统,并增强灵活的供应链能力。

  然而在中国经济和消费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又面临疫情的压力,慕尚也在不断调整布局。

  2019年财报显示,在多品牌布局中,GXG品牌系列仍要占到慕尚集团营业总收入的95%以上,毛利率虽基本稳定在50%以上,但较2018年有所下滑。

  去年,慕尚关闭了线下一些亏损门店,其线上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35.7%提高到了2019年的38.3%。在以门店为核心的快时尚消费赛道,慕尚着手进行更高效的布局。

  今年一季度,服装全行业规模以上企业营业同比下降23.5%,利润同比下降43.5%。

  对此,慕尚表示,公司也受到了影响,但受惠于多品牌策略及线上销售渠道的优势,他们对时尚产业的前景仍充满信心。

  据了解,他们在传统线上渠道之外,将积极拓展社交电商等新的线上销售渠道,并通过新零售技术和优势,提升会员的体验。

  同时通过多品牌策略发展新的产品组合和品牌矩阵,进一步整合线上线下新零售渠道,提升营运能力;并寻求与流行服装品牌合作的机会,以推出更具吸引力的联名产品。

  在供应链体系,慕尚表示,将进一步提升行业后端服务能力,通过提高产品品质和服务满足客户需求。

  不过,所有的一切,最终核心还是产品。像这次 ESPRIT 的撤店,很多网友都提到 " 款式落后 "" 设计过时 " 等反馈。

  随着国内消费者对服饰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审美眼光越来越挑剔,对文化符号的诉求越来越明显——手握Paul&Shark、ESPRIT、2XU等国际品牌,年轻的慕尚,能否打造另一个GXG神话?

  记者 史旻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手机微页面

宣传合作请戳

园区宣传套餐 | 企业宣传套餐

云涌 创新创业媒体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