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小乾坤大——宁波隐形冠军企业成长启示

2019-10-16 14:07 来源:宁波日报

  记者 易鹤

  全世界每8节电池就有一节来自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全球90%以上的缝纫机整机厂采用德鹰精密机械有限公司制造的旋梭,其产量占全球的40%;舜宇光电的镜头,几乎垄断了国内手机双镜头市场,车载镜头出货量全球第一,市场占有率超过30%……截至目前,宁波拥有的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达28家,数量全国第一。

  以全国千分之一的土地面积,培育出了占全国总量7.2%的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备受瞩目的宁波为何如此“富产”隐形冠军?隐形冠军的巅峰之路又带来哪些启示?

  把一件事做好需要多少年?

  平均需要18年

  在船舶、核电及军工等领域的建设中,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小零件”叫作密封件,特别对于大型核电站来讲,它是核安全一级设备的关键零部件,是防止放射性物质泄漏的重要保障。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密封件,被美国公司垄断半个多世纪!

  “这是卡脖子的技术。如果全部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今后我们不是处处受制于人?”由励行根带领的宁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是一家不足百人的民营企业,26年死磕“密封件”,终于以国产的“C型密封环”替代进口,使我国核电站反应堆压力容器最后一个关键零部件实现国产化。

  小小一个零件,折射了制造业“尖刀连”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意义。

  事实上,宁波隐形冠军对主业的专注,并非都与生俱来。全球最大的车载光学镜头生产企业舜宇曾在创业初期,深陷多元化陷阱。一系列与主业不相关的新项目曾一度把企业拖到了悬崖边缘:发展速度大幅衰减,新项目亏损严重。痛定思痛,创始人王文鉴决定做“减法”,通过关、停、转,迅速砍掉了与光学无关的项目,清理和撤销与主业无关的企业及工厂,一门心思扑在光电产品的发展上。

  “专注才有力量。”一支圆珠笔,贝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研究了20多年。即便是无纸化生活已经盛行的今天,邱智铭依然在一支笔上做出了10多项专利,将几块钱的小买卖“磨”成了数亿元的大生意。

  来自市经信局的调查显示,我市单项冠军企业从事主导产品领域时间平均达18年,主导产品销售收入占全部业务收入的比重超过70%。

  宽度一毫米,深度一公里。只有做专才能做强,这是宁波隐形冠军历经市场考验积累的宝贵经验。他们不刻意追求规模,不聚焦增长速度,稳扎稳打,数十年如一日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怎样才能练就创新硬核实力?

  不惜倾家荡产

  比头发丝还细、看起来一扯就断的一根金属丝,却斩获了15项发明专利。在宁波博威集团子公司博德高科,这根能够削铁如泥的“丝”,让人忍不住惊叹。

  这根丝叫切割丝,是切割高精密零部件的加工工具。如果把被称为“工业之母”的机床比作圆珠笔的话,那么切割丝就是笔芯。小到一只手表,大到先进战斗机的发动机,只要涉及精密加工,都离不开切割丝。

  公司总裁万林辉说,博德高科拥有122项专利,占领了国内高端市场70%的份额、全球三分之一的市场。

  像博德高科一样,在宁波,有很多鲜为人知却至关重要的企业。他们敢于瞄准核心技术,敢于对标世界巨头,敢于投入不断创新,用硬核实力成就当仁不让的业界地位。

  和许多企业一样,慈星的创新之路是从模仿开始的。

  当时,跨国巨头已经就电脑横机申请了上千项专利,在“360度无死角”的专利封锁面前,民企独立开发电脑横机的难度可想而知。慈星创始人孙平范不信这个邪,他不惜倾家荡产,从台湾地区和日本购入难度系数最高的机头和控制系统,自己则从较为简单的机械构造入手,一步一步学着搞研发。同时广揽人才,与高校、科研院所开展产学研合作,逐步攻克了“自动起底系统”等一系列核心技术。

  在慕尼黑国际纺机展上,当日本竞争对手以保护知识产权为由,要求慈星当场拆解机器,展示核心结构,以示清白时,结局出乎现场所有外宾的意料:慈星制造的全电脑横机,核心部件完全自主研发!

  这场风波也让孙平范更加重视自主创新。他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并通过并购,更迭升级现有技术,推出了一系列新产品。短短17年,慈星牌电脑横机已位列全球电脑横机三强,产销量居世界首位,完成了后来者对先行者的超越。

  投入、试验、失败、再投入……创新的道路没有坦途,但挺过来天地宽。梳理发现,宁波隐形冠军都是创新大王,他们近三年R&D经费支出年平均复合增长率近10%,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超过3.5%,近七成企业拥有省级以上研发机构。这些企业毫无例外地选择向前沿技术、关键领域发起冲击。有的和国际巨头一较高下,有的甚至将目光瞄向“无人区”。

  全球化之路如何走?

  买全球卖全球

  寻迹隐形冠军,不难发现,宁波隐形冠军在国际化步伐上同样大胆。

  1997年,宁波圣龙集团有限公司成立的第二年,董事长罗玉龙接到一笔德国巴伐利亚制造公司(德国宝马)近500万元的硅油离合器订单。

  尽管产品质量已达标,但严谨的德国客商对圣龙集团内部管理诸多挑刺,这让罗玉龙意识到:要让产品走向国际市场,光靠一身蛮力是行不通的。

  始于心,践于行。当时还属于“小不点”的圣龙,在罗玉龙的主导下,大胆做起了引进外资的文章:和世界500强美国博格华纳公司合资成立华纳圣龙。

  “如果当初不走出这一步,现在可能还被困在小圈子里转!”多年后,回望这段经历,罗玉龙庆幸自己的“敢为人先”,让他赶上了最好的时代。之后的十年,中国私家车拥有量快速增长,催生了大量汽车零部件的需求,华纳圣龙由此成为国内最大、知名度最高的水泵离合器制造商和北美福特公司Q1供应商。

  买进全球技术、经验,卖出高品质产品,宁波隐形冠军在“一进一出”间,突破成长的天花板,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电脑横机制造商慈星股份收购行业巨头瑞士事坦格,均胜电子将日本高田收入囊中……“蛇吞象”的故事还在继续。

  “实现市场、资本、人才和技术的全球资源整合,是宁波企业完成关键技术突破的另一成功途径。”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相关负责人认为,宁波85%的规上工业企业是民营企业,在参与国际并购时反倒比国企更有优势。

  集中于细分领域的单项冠军企业,先缩小市场,再通过全球化扩大市场,成为纵横国际市场的先锋。去年,宁波单项冠军培育库企业出口总额逾570亿元,同比增长近35%,近三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13%。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官方微信平台

云涌手机微页面

责任编辑:姚琳

分享到

创业集市

浏览更多

创业园区

浏览更多

扫描关注"云涌"公众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1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0600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1]0053-008号

浙ICP备1104008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677号

“器”小乾坤大——宁波隐形冠军企业成长启示

宁波日报 责任编辑:姚琳 2019/10/16

  记者 易鹤

  全世界每8节电池就有一节来自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全球90%以上的缝纫机整机厂采用德鹰精密机械有限公司制造的旋梭,其产量占全球的40%;舜宇光电的镜头,几乎垄断了国内手机双镜头市场,车载镜头出货量全球第一,市场占有率超过30%……截至目前,宁波拥有的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达28家,数量全国第一。

  以全国千分之一的土地面积,培育出了占全国总量7.2%的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备受瞩目的宁波为何如此“富产”隐形冠军?隐形冠军的巅峰之路又带来哪些启示?

  把一件事做好需要多少年?

  平均需要18年

  在船舶、核电及军工等领域的建设中,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小零件”叫作密封件,特别对于大型核电站来讲,它是核安全一级设备的关键零部件,是防止放射性物质泄漏的重要保障。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密封件,被美国公司垄断半个多世纪!

  “这是卡脖子的技术。如果全部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今后我们不是处处受制于人?”由励行根带领的宁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是一家不足百人的民营企业,26年死磕“密封件”,终于以国产的“C型密封环”替代进口,使我国核电站反应堆压力容器最后一个关键零部件实现国产化。

  小小一个零件,折射了制造业“尖刀连”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意义。

  事实上,宁波隐形冠军对主业的专注,并非都与生俱来。全球最大的车载光学镜头生产企业舜宇曾在创业初期,深陷多元化陷阱。一系列与主业不相关的新项目曾一度把企业拖到了悬崖边缘:发展速度大幅衰减,新项目亏损严重。痛定思痛,创始人王文鉴决定做“减法”,通过关、停、转,迅速砍掉了与光学无关的项目,清理和撤销与主业无关的企业及工厂,一门心思扑在光电产品的发展上。

  “专注才有力量。”一支圆珠笔,贝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研究了20多年。即便是无纸化生活已经盛行的今天,邱智铭依然在一支笔上做出了10多项专利,将几块钱的小买卖“磨”成了数亿元的大生意。

  来自市经信局的调查显示,我市单项冠军企业从事主导产品领域时间平均达18年,主导产品销售收入占全部业务收入的比重超过70%。

  宽度一毫米,深度一公里。只有做专才能做强,这是宁波隐形冠军历经市场考验积累的宝贵经验。他们不刻意追求规模,不聚焦增长速度,稳扎稳打,数十年如一日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怎样才能练就创新硬核实力?

  不惜倾家荡产

  比头发丝还细、看起来一扯就断的一根金属丝,却斩获了15项发明专利。在宁波博威集团子公司博德高科,这根能够削铁如泥的“丝”,让人忍不住惊叹。

  这根丝叫切割丝,是切割高精密零部件的加工工具。如果把被称为“工业之母”的机床比作圆珠笔的话,那么切割丝就是笔芯。小到一只手表,大到先进战斗机的发动机,只要涉及精密加工,都离不开切割丝。

  公司总裁万林辉说,博德高科拥有122项专利,占领了国内高端市场70%的份额、全球三分之一的市场。

  像博德高科一样,在宁波,有很多鲜为人知却至关重要的企业。他们敢于瞄准核心技术,敢于对标世界巨头,敢于投入不断创新,用硬核实力成就当仁不让的业界地位。

  和许多企业一样,慈星的创新之路是从模仿开始的。

  当时,跨国巨头已经就电脑横机申请了上千项专利,在“360度无死角”的专利封锁面前,民企独立开发电脑横机的难度可想而知。慈星创始人孙平范不信这个邪,他不惜倾家荡产,从台湾地区和日本购入难度系数最高的机头和控制系统,自己则从较为简单的机械构造入手,一步一步学着搞研发。同时广揽人才,与高校、科研院所开展产学研合作,逐步攻克了“自动起底系统”等一系列核心技术。

  在慕尼黑国际纺机展上,当日本竞争对手以保护知识产权为由,要求慈星当场拆解机器,展示核心结构,以示清白时,结局出乎现场所有外宾的意料:慈星制造的全电脑横机,核心部件完全自主研发!

  这场风波也让孙平范更加重视自主创新。他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并通过并购,更迭升级现有技术,推出了一系列新产品。短短17年,慈星牌电脑横机已位列全球电脑横机三强,产销量居世界首位,完成了后来者对先行者的超越。

  投入、试验、失败、再投入……创新的道路没有坦途,但挺过来天地宽。梳理发现,宁波隐形冠军都是创新大王,他们近三年R&D经费支出年平均复合增长率近10%,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超过3.5%,近七成企业拥有省级以上研发机构。这些企业毫无例外地选择向前沿技术、关键领域发起冲击。有的和国际巨头一较高下,有的甚至将目光瞄向“无人区”。

  全球化之路如何走?

  买全球卖全球

  寻迹隐形冠军,不难发现,宁波隐形冠军在国际化步伐上同样大胆。

  1997年,宁波圣龙集团有限公司成立的第二年,董事长罗玉龙接到一笔德国巴伐利亚制造公司(德国宝马)近500万元的硅油离合器订单。

  尽管产品质量已达标,但严谨的德国客商对圣龙集团内部管理诸多挑刺,这让罗玉龙意识到:要让产品走向国际市场,光靠一身蛮力是行不通的。

  始于心,践于行。当时还属于“小不点”的圣龙,在罗玉龙的主导下,大胆做起了引进外资的文章:和世界500强美国博格华纳公司合资成立华纳圣龙。

  “如果当初不走出这一步,现在可能还被困在小圈子里转!”多年后,回望这段经历,罗玉龙庆幸自己的“敢为人先”,让他赶上了最好的时代。之后的十年,中国私家车拥有量快速增长,催生了大量汽车零部件的需求,华纳圣龙由此成为国内最大、知名度最高的水泵离合器制造商和北美福特公司Q1供应商。

  买进全球技术、经验,卖出高品质产品,宁波隐形冠军在“一进一出”间,突破成长的天花板,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电脑横机制造商慈星股份收购行业巨头瑞士事坦格,均胜电子将日本高田收入囊中……“蛇吞象”的故事还在继续。

  “实现市场、资本、人才和技术的全球资源整合,是宁波企业完成关键技术突破的另一成功途径。”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相关负责人认为,宁波85%的规上工业企业是民营企业,在参与国际并购时反倒比国企更有优势。

  集中于细分领域的单项冠军企业,先缩小市场,再通过全球化扩大市场,成为纵横国际市场的先锋。去年,宁波单项冠军培育库企业出口总额逾570亿元,同比增长近35%,近三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13%。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手机微页面

宣传合作请戳

园区宣传套餐 | 企业宣传套餐

云涌 创新创业媒体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