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新宁波帮”

2020-05-22 11:06 来源:新华社

  当老一辈“宁波帮”渐渐淡出经营第一线时,丁磊、沈国军、郑永刚、李如成等“新宁波帮”代表人士接过了创业接力棒。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杨天 编辑顾佳贇

人们在宁波市宁波帮博物馆参观首批九位“宁波帮”代表人士的塑像 (鞠焕宗/摄) 

  2019年9月29日,屠呦呦和顾方舟分别获得了共和国勋章和“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浩瀚宇宙中有经国际小行星委员会批准命名的“邵逸夫星”“王宽诚星”“曹光彪星”“李达三星”“贝时璋星”“谈家桢星”“吴祖泽星”“贺贤土星”……

  这些闪光的名字,来自同一座城市,都有同一个称呼——“宁波帮”。

  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连用“五个特别”,为这个群体画了一幅像——特别聪明、特别敏感、特别务实、特别低调、特别勤奋。

  宁波人才辈出,素有“学霸摇篮”之誉:历史上出了2600多名进士;涌现了王阳明、黄宗羲、全祖望、万斯同等杰出思想家;新中国以来,涌现了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还有童第周等118名两院院士。

  在这块土地上,巨商大贾,群星灿烂。叶澄衷、包玉刚、邵逸夫等宁波帮企业家,出身草根,筚路蓝缕,创造了传奇的事业;功成名就之后,他们又怀揣家国情怀、报效桑梓之心。

  据统计,目前分布在全世界64个国家和地区的“新宁波帮”总人数超过30万。

  2018年11月,由4119家宁波企业组成的豪华采购团曾浩浩荡荡前往上海,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不出家门“买全球”。

  而到上海的这段路,宁波帮走了几百年……

  

  与时代同频

  “大海泱泱,忘记爹娘”。矗立在三江交汇口的“三江送别”雕塑,在宁波最繁华的市中心重现宁波帮“跑码头”场景。

  时光回溯到1797年,宁波人在上海的第一个同乡团体“四明公所”建立。从此,第一家华商银行、上海第一家证券物品交易所、第一家民间邮递机构——民信局、第一家灯泡厂、第一家味精企业、第一家化学工业社、中国第一家民营仪表厂……老凤祥、同仁堂、三大祥、和昌号、五大家……都出自宁波帮。

  所谓“宁波帮”,是对历史上宁波府所辖的鄞县、奉化、慈溪、镇海、定海、象山6县在外埠经商人士的统称。电视剧《大宅门》的原型就是宁波乐氏家族创办的北京同仁堂,而其长盛不衰的奥秘是诚信不欺:炮制虽繁,不敢省人工;味品虽贵,不敢减药料。

  中国古代商帮中,徽商和晋商规模最大、实力最雄厚,但为何在清末民初被甬商后来居上?宁波大学宁波帮研究所所长戴光中教授表示,一个原因是宁波帮非“官商”而是“民商”,本质特征是进步的“民本经济”,另一个原因是来自海洋文化的宁波帮永远能以积极奋进的姿态投身新兴行业。

  保险、证券、信托投资等中国近现代金融模式,均由甬商捷足先登。再如由沙船业转向轮船航运业、由成衣匠转向“红帮裁缝”服装业;率先做买办,从事进出口贸易及其相关的五金、洋布、百杂广货;涉足新兴的钟表眼镜行、电影娱乐业及电灯、电话、煤气、自来水等新兴公用事业。

  第三个原因是宁波帮自觉自愿把盈利投向产业,努力扩大再生产。如崇尚实业救国的刘鸿生,十年间先后投资经营火柴、水泥、毛纺、煤矿、码头堆栈、保险、银行和办公大楼等,拥有几十家企业的股份,被人誉为“企业大王”。

  此外,在“知行合一”为代表的阳明文化和“经世致用”为主旨的浙东文化的浸润中,家国情怀深深根植在宁波帮心中,每当历史关键时刻,他们总会作出正确选择。

  开国大典上,盛丕华、包达三、蒉延芳等宁波帮人士应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这么多人能获此殊荣,是因为宁波帮在追求国家独立、人民解放的道路上,始终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放在首位。

  宁波帮的特质还让他们成为改革开放天然的先行者。

  1979年11月7日,宁波帮曹光彪的香洲毛纺厂在珠海建成,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首家由港商投资的合资企业,开创了“三来一补”贸易先河,为我国沿海地区深化改革开放积累了原始资金和宝贵经验,对改革开放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1984年8月1日,邓小平发出了“把全世界的‘宁波帮’都动员起来建设宁波”的号召,全球“宁波帮”应者云集,不仅在家乡捐资兴学,报效桑梓,更全力推动国家的改革开放、祖国统一。

  截至2017年底,在宁波本地投资的侨资企业已达8000余家,总投资额490多亿美元。500多位港澳台以及海外“新宁波帮”在宁波捐赠项目2200多个,金额超过19亿元人民币。

  四知且四行

  当老一辈宁波帮渐渐淡出经营第一线时,丁磊、沈国军、郑永刚、李如成等“新宁波帮”代表人士接过了创业接力棒。

  “衬衫大王”雅戈尔、“西服大王”杉杉、“中国笔王”贝发……150多个行业领袖在全世界继续创造着一个个财富传奇。

  宁波帮精神也激励着无数从宁波走出去的年轻学生,学成之后用新理念、新技术回到家乡创新创业。添宝五金有限公司总经理董雳,剑桥大学毕业后回乡创业,打造无缝化团队促技术创新;意美捷影视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陆琦,留学回国后创立自己的品牌;牛津大学毕业的何旖莎,创办联盛新能源集团,与世界五百强企业法国ENGIE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成为行业翘楚……

  “船王”包玉刚的外孙包文骏是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的创办人。他多次带着学校老师团队前来宁波参观。

  “做大商、成大人、传大爱,舍身、舍权、舍名、舍钱,这种精神并非曾祖父(包达三)一个人所具有,而是那一代宁波帮共有的特质。”第四代宁波帮、“85后”青年包鸿勋这样说。

  “办企业不在于一时一地,我们要办的是百年老店。”永新光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毛磊是一名新宁波人,但他一直记得上一辈宁波帮人士,亦是他多年的合作伙伴曹光彪的这句话。如今,他带领的企业20年来专注于精密光学制造领域,业务涵盖光学显微镜与高端光学仪器核心部件,多次参与国家重大项目,为“嫦娥二号”和“嫦娥三号”人造卫星提供了多款光学镜头。

  2018年,首届全球“宁波帮•帮宁波”发展大会在宁波举行。这场由政府举办的盛会,旨在联络海内外“宁波帮”和“帮宁波”人士感情、碰撞智慧火花、共谋城市发展。会上,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用“四知”为新宁波帮精神作了提炼,次年的第二届大会上,又用“四行”对应“四知”来诠释新时期宁波担当、宁波作为,在海内外宁波帮人士中激起强烈共鸣。

  历史新坐标

  如今,在宁波这片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市场主体总量突破百万的热土上,活跃着来自各行各业的数十万甬商,他们是新时代推动高质量创新发展的中坚力量。

  “六争攻坚,三年攀高”、“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225”双万亿行动……城市和新一代甬商,都站在一个历史的新坐标上。

  面对新市场新业态,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就是行必务实——

  进入5G时代,均胜将旗下宁波均胜普瑞智能车联有限公司,与德国普瑞子公司普瑞车联公司整合为全新的均胜车联事业部,专注于车联网技术研发与生产。

  面对疫情带来的困难,排除万难有序复工就是行不懈怠——

  宁波申洲集团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纵向一体化针织制造商,日产180万件衣服。“全公司4万多员工,每天的口罩需求就得6万个。”董事长马建荣说。为此,公司复工压力巨大:一边是迫在眉睫的海外订单,一边是丝毫不能放松的防疫要求,但再难也要找到解决办法。最终,通过自产防护品等各种手段,公司所有员工安全返岗,产能100%恢复。

  面对西方企业“冷脸”,用国际化标准化作为、合法合规来彰显行而优雅——

  2019年,博德高科正式完成过户,成为上市公司博威合金的子公司。博德高科可生产直径仅为头发六分之一的细线,为全球精密模具和零部件带来“硬核”助攻。这一切都来自于此前博威集团全资收购了全球密电极丝行业冠军——德国贝肯霍夫。

  “一开始,德国的工会对我们并不欢迎,要求收购后不能裁掉一名员工。为了说服他们,我们邀请他们来宁波看我们的企业管理、制造产品、战略规划。反复沟通,终于得到了他们的认同,并购是为了提升企业的管理、技术和品牌,而不仅仅为了赚钱。”谢识才告诉记者,“随着国际业务的开展,公司加大了国际化管理的变革,相信我们的管理制度会越来越国际化、标准化。”

  更多的宁波企业家走出去,又行路思源,回到家乡来创业——

  2019年11月29日,深圳市澄天伟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资6.76亿元,在宁波开设的澄天伟业(宁波)芯片技术有限公司正式开业,预计年产20亿到25亿颗专用智能卡芯片。澄天伟业董事长冯学裕说,“宁波营商环境不断优化,慈溪是我家乡,我希望回家乡投资,为家乡的发展助力。”

  今年年初,宁波媒体评选出“2019宁波十大热词”。“共和国勋章”“四知四行”“246+225”“前湾新区”位列前四,“四知四行”已经成为“新宁波帮”的人文精神符号。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官方微信平台

云涌手机微页面

责任编辑:陈慧慧

分享到

扫描关注"云涌"公众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1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0600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1]0053-008号

浙ICP备1104008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677号

解码“新宁波帮”

新华社 责任编辑:陈慧慧 2020/05/22

  当老一辈“宁波帮”渐渐淡出经营第一线时,丁磊、沈国军、郑永刚、李如成等“新宁波帮”代表人士接过了创业接力棒。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杨天 编辑顾佳贇

人们在宁波市宁波帮博物馆参观首批九位“宁波帮”代表人士的塑像 (鞠焕宗/摄) 

  2019年9月29日,屠呦呦和顾方舟分别获得了共和国勋章和“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浩瀚宇宙中有经国际小行星委员会批准命名的“邵逸夫星”“王宽诚星”“曹光彪星”“李达三星”“贝时璋星”“谈家桢星”“吴祖泽星”“贺贤土星”……

  这些闪光的名字,来自同一座城市,都有同一个称呼——“宁波帮”。

  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连用“五个特别”,为这个群体画了一幅像——特别聪明、特别敏感、特别务实、特别低调、特别勤奋。

  宁波人才辈出,素有“学霸摇篮”之誉:历史上出了2600多名进士;涌现了王阳明、黄宗羲、全祖望、万斯同等杰出思想家;新中国以来,涌现了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还有童第周等118名两院院士。

  在这块土地上,巨商大贾,群星灿烂。叶澄衷、包玉刚、邵逸夫等宁波帮企业家,出身草根,筚路蓝缕,创造了传奇的事业;功成名就之后,他们又怀揣家国情怀、报效桑梓之心。

  据统计,目前分布在全世界64个国家和地区的“新宁波帮”总人数超过30万。

  2018年11月,由4119家宁波企业组成的豪华采购团曾浩浩荡荡前往上海,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不出家门“买全球”。

  而到上海的这段路,宁波帮走了几百年……

  

  与时代同频

  “大海泱泱,忘记爹娘”。矗立在三江交汇口的“三江送别”雕塑,在宁波最繁华的市中心重现宁波帮“跑码头”场景。

  时光回溯到1797年,宁波人在上海的第一个同乡团体“四明公所”建立。从此,第一家华商银行、上海第一家证券物品交易所、第一家民间邮递机构——民信局、第一家灯泡厂、第一家味精企业、第一家化学工业社、中国第一家民营仪表厂……老凤祥、同仁堂、三大祥、和昌号、五大家……都出自宁波帮。

  所谓“宁波帮”,是对历史上宁波府所辖的鄞县、奉化、慈溪、镇海、定海、象山6县在外埠经商人士的统称。电视剧《大宅门》的原型就是宁波乐氏家族创办的北京同仁堂,而其长盛不衰的奥秘是诚信不欺:炮制虽繁,不敢省人工;味品虽贵,不敢减药料。

  中国古代商帮中,徽商和晋商规模最大、实力最雄厚,但为何在清末民初被甬商后来居上?宁波大学宁波帮研究所所长戴光中教授表示,一个原因是宁波帮非“官商”而是“民商”,本质特征是进步的“民本经济”,另一个原因是来自海洋文化的宁波帮永远能以积极奋进的姿态投身新兴行业。

  保险、证券、信托投资等中国近现代金融模式,均由甬商捷足先登。再如由沙船业转向轮船航运业、由成衣匠转向“红帮裁缝”服装业;率先做买办,从事进出口贸易及其相关的五金、洋布、百杂广货;涉足新兴的钟表眼镜行、电影娱乐业及电灯、电话、煤气、自来水等新兴公用事业。

  第三个原因是宁波帮自觉自愿把盈利投向产业,努力扩大再生产。如崇尚实业救国的刘鸿生,十年间先后投资经营火柴、水泥、毛纺、煤矿、码头堆栈、保险、银行和办公大楼等,拥有几十家企业的股份,被人誉为“企业大王”。

  此外,在“知行合一”为代表的阳明文化和“经世致用”为主旨的浙东文化的浸润中,家国情怀深深根植在宁波帮心中,每当历史关键时刻,他们总会作出正确选择。

  开国大典上,盛丕华、包达三、蒉延芳等宁波帮人士应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这么多人能获此殊荣,是因为宁波帮在追求国家独立、人民解放的道路上,始终把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放在首位。

  宁波帮的特质还让他们成为改革开放天然的先行者。

  1979年11月7日,宁波帮曹光彪的香洲毛纺厂在珠海建成,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首家由港商投资的合资企业,开创了“三来一补”贸易先河,为我国沿海地区深化改革开放积累了原始资金和宝贵经验,对改革开放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1984年8月1日,邓小平发出了“把全世界的‘宁波帮’都动员起来建设宁波”的号召,全球“宁波帮”应者云集,不仅在家乡捐资兴学,报效桑梓,更全力推动国家的改革开放、祖国统一。

  截至2017年底,在宁波本地投资的侨资企业已达8000余家,总投资额490多亿美元。500多位港澳台以及海外“新宁波帮”在宁波捐赠项目2200多个,金额超过19亿元人民币。

  四知且四行

  当老一辈宁波帮渐渐淡出经营第一线时,丁磊、沈国军、郑永刚、李如成等“新宁波帮”代表人士接过了创业接力棒。

  “衬衫大王”雅戈尔、“西服大王”杉杉、“中国笔王”贝发……150多个行业领袖在全世界继续创造着一个个财富传奇。

  宁波帮精神也激励着无数从宁波走出去的年轻学生,学成之后用新理念、新技术回到家乡创新创业。添宝五金有限公司总经理董雳,剑桥大学毕业后回乡创业,打造无缝化团队促技术创新;意美捷影视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陆琦,留学回国后创立自己的品牌;牛津大学毕业的何旖莎,创办联盛新能源集团,与世界五百强企业法国ENGIE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成为行业翘楚……

  “船王”包玉刚的外孙包文骏是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的创办人。他多次带着学校老师团队前来宁波参观。

  “做大商、成大人、传大爱,舍身、舍权、舍名、舍钱,这种精神并非曾祖父(包达三)一个人所具有,而是那一代宁波帮共有的特质。”第四代宁波帮、“85后”青年包鸿勋这样说。

  “办企业不在于一时一地,我们要办的是百年老店。”永新光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毛磊是一名新宁波人,但他一直记得上一辈宁波帮人士,亦是他多年的合作伙伴曹光彪的这句话。如今,他带领的企业20年来专注于精密光学制造领域,业务涵盖光学显微镜与高端光学仪器核心部件,多次参与国家重大项目,为“嫦娥二号”和“嫦娥三号”人造卫星提供了多款光学镜头。

  2018年,首届全球“宁波帮•帮宁波”发展大会在宁波举行。这场由政府举办的盛会,旨在联络海内外“宁波帮”和“帮宁波”人士感情、碰撞智慧火花、共谋城市发展。会上,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用“四知”为新宁波帮精神作了提炼,次年的第二届大会上,又用“四行”对应“四知”来诠释新时期宁波担当、宁波作为,在海内外宁波帮人士中激起强烈共鸣。

  历史新坐标

  如今,在宁波这片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市场主体总量突破百万的热土上,活跃着来自各行各业的数十万甬商,他们是新时代推动高质量创新发展的中坚力量。

  “六争攻坚,三年攀高”、“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225”双万亿行动……城市和新一代甬商,都站在一个历史的新坐标上。

  面对新市场新业态,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就是行必务实——

  进入5G时代,均胜将旗下宁波均胜普瑞智能车联有限公司,与德国普瑞子公司普瑞车联公司整合为全新的均胜车联事业部,专注于车联网技术研发与生产。

  面对疫情带来的困难,排除万难有序复工就是行不懈怠——

  宁波申洲集团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纵向一体化针织制造商,日产180万件衣服。“全公司4万多员工,每天的口罩需求就得6万个。”董事长马建荣说。为此,公司复工压力巨大:一边是迫在眉睫的海外订单,一边是丝毫不能放松的防疫要求,但再难也要找到解决办法。最终,通过自产防护品等各种手段,公司所有员工安全返岗,产能100%恢复。

  面对西方企业“冷脸”,用国际化标准化作为、合法合规来彰显行而优雅——

  2019年,博德高科正式完成过户,成为上市公司博威合金的子公司。博德高科可生产直径仅为头发六分之一的细线,为全球精密模具和零部件带来“硬核”助攻。这一切都来自于此前博威集团全资收购了全球密电极丝行业冠军——德国贝肯霍夫。

  “一开始,德国的工会对我们并不欢迎,要求收购后不能裁掉一名员工。为了说服他们,我们邀请他们来宁波看我们的企业管理、制造产品、战略规划。反复沟通,终于得到了他们的认同,并购是为了提升企业的管理、技术和品牌,而不仅仅为了赚钱。”谢识才告诉记者,“随着国际业务的开展,公司加大了国际化管理的变革,相信我们的管理制度会越来越国际化、标准化。”

  更多的宁波企业家走出去,又行路思源,回到家乡来创业——

  2019年11月29日,深圳市澄天伟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资6.76亿元,在宁波开设的澄天伟业(宁波)芯片技术有限公司正式开业,预计年产20亿到25亿颗专用智能卡芯片。澄天伟业董事长冯学裕说,“宁波营商环境不断优化,慈溪是我家乡,我希望回家乡投资,为家乡的发展助力。”

  今年年初,宁波媒体评选出“2019宁波十大热词”。“共和国勋章”“四知四行”“246+225”“前湾新区”位列前四,“四知四行”已经成为“新宁波帮”的人文精神符号。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手机微页面

宣传合作请戳

园区宣传套餐 | 企业宣传套餐

云涌 创新创业媒体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