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缙容:我的目标是把父亲的厂房再往上盖两层

2019-01-25 09:47 来源:东南商报

  在顶着“富二代”标签的青春期,郑缙容叛逆过很长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年的影子了。

  “年纪大点了就开始明白以前父母说的很多道理。以前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就明白了自己身上责任,接过父亲的创业成果并不意味着坐享其成,我的目标是把父亲的厂房再往上盖两层!”

  父与子

  在每个男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亲都发挥着重要的影响,郑缙荣作为家里的独生子,感受更为深刻。

  郑缙容的父亲属于90年代白手起家的创一代,从最早的橡胶生意开始,后来间或搞过毛绒、印花等业务,父亲在事业上的投入给年轻的郑缙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父亲涉及的生意虽然有所差异,但是他每入一行,都不仅仅是当做简单的投资,而是会从最基本的业务开始,把这个产品来做一遍,这种兢兢业业地创业精神,让我耳濡目染地学习到很多。”

  郑缙容发现,虽然产品不同,但是把它们业务做大的内在商业逻辑却是有迹可循的,这也为俩父子现在大胆开展家居用品业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以前也有想过要自己出去闯一闯,可是后来冷静下来想想,自己是家里独生子,如果自己跳出来了,父亲的创业成果也很难继续下来,那不如就把他的事业当做我自己的事业,把他的生意做得更大,这也是我自己的修炼。”

  于是,2012年,郑缙容在确定自己的规划之后,毅然放弃了在国外的学业,回到国内,在家里的厂里开始学习管理业务,用他的话说就是“与其学的东西和以后要干的事没什么关系,不如尽早回来适应”。

  是危机,也是机遇

  早在2009年,郑缙容的父亲就开始尝试做海绵枕头生意,但是郑缙容一直觉得这个产品虽然生产量大,但是实际产值却很难做大,因为盈利实在有限。2014年,当他在与朋友的谈话中了解到海棉床垫这一产品时,马上就起了心思:一个枕头只能卖3到5美金,一个海棉床垫却可以卖到150美金左右;家里厂房尚有大量空间闲置,为何不试试呢?

  郑缙容遗传了父亲“敢闯敢试”的基因,在与家里的几番沟通之下,海棉床垫的生意就这么风风火火地开展起来。

  自从开拓了海棉床垫的业务之后,工厂每年的产值获得了飞速的生长,2014年的时候,整个厂的产值还只有两千余万,16年就实现了翻倍,到2018年,已经达到了1.3亿元。

  如今,郑缙容不但实现了“把父亲的工厂再往上盖两层”的目标,还在2017年被评为出口成长型企业和工业经济发展奖。

  但是郑缙容并没有满足于现状,六年的锻炼,他不但在父亲的带领下学到了生意的门道,还有商人特有的持重稳当。

  “其实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有一个大难题,美国是我们产品出口的主要对象,但是他们现在准备就海棉床垫这款产品,和我们打反倾销的官司,这场官司的输赢会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布局产生深刻影响。”

  “官司能赢肯定是好事,但是我们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官司不幸输了,一方面我们会将我们对美国的业务转向马来西亚,国内工厂就主要负责其他市场业务,我们现在有做相关对接;另一方面,我们会考虑拓展国内市场。”郑缙容补充道,“很多人觉得这场官司对我们近乎是灭顶之灾,但是危机何尝不是机遇的一部分呢?”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官方微信平台

云涌手机微页面

责任编辑:姚琳

分享到

创业集市

浏览更多

创业园区

浏览更多

扫描关注"云涌"公众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1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0600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1]0053-008号

浙ICP备1104008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677号

郑缙容:我的目标是把父亲的厂房再往上盖两层

东南商报 责任编辑:姚琳 2019/01/25

  在顶着“富二代”标签的青春期,郑缙容叛逆过很长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年的影子了。

  “年纪大点了就开始明白以前父母说的很多道理。以前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就明白了自己身上责任,接过父亲的创业成果并不意味着坐享其成,我的目标是把父亲的厂房再往上盖两层!”

  父与子

  在每个男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亲都发挥着重要的影响,郑缙荣作为家里的独生子,感受更为深刻。

  郑缙容的父亲属于90年代白手起家的创一代,从最早的橡胶生意开始,后来间或搞过毛绒、印花等业务,父亲在事业上的投入给年轻的郑缙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父亲涉及的生意虽然有所差异,但是他每入一行,都不仅仅是当做简单的投资,而是会从最基本的业务开始,把这个产品来做一遍,这种兢兢业业地创业精神,让我耳濡目染地学习到很多。”

  郑缙容发现,虽然产品不同,但是把它们业务做大的内在商业逻辑却是有迹可循的,这也为俩父子现在大胆开展家居用品业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以前也有想过要自己出去闯一闯,可是后来冷静下来想想,自己是家里独生子,如果自己跳出来了,父亲的创业成果也很难继续下来,那不如就把他的事业当做我自己的事业,把他的生意做得更大,这也是我自己的修炼。”

  于是,2012年,郑缙容在确定自己的规划之后,毅然放弃了在国外的学业,回到国内,在家里的厂里开始学习管理业务,用他的话说就是“与其学的东西和以后要干的事没什么关系,不如尽早回来适应”。

  是危机,也是机遇

  早在2009年,郑缙容的父亲就开始尝试做海绵枕头生意,但是郑缙容一直觉得这个产品虽然生产量大,但是实际产值却很难做大,因为盈利实在有限。2014年,当他在与朋友的谈话中了解到海棉床垫这一产品时,马上就起了心思:一个枕头只能卖3到5美金,一个海棉床垫却可以卖到150美金左右;家里厂房尚有大量空间闲置,为何不试试呢?

  郑缙容遗传了父亲“敢闯敢试”的基因,在与家里的几番沟通之下,海棉床垫的生意就这么风风火火地开展起来。

  自从开拓了海棉床垫的业务之后,工厂每年的产值获得了飞速的生长,2014年的时候,整个厂的产值还只有两千余万,16年就实现了翻倍,到2018年,已经达到了1.3亿元。

  如今,郑缙容不但实现了“把父亲的工厂再往上盖两层”的目标,还在2017年被评为出口成长型企业和工业经济发展奖。

  但是郑缙容并没有满足于现状,六年的锻炼,他不但在父亲的带领下学到了生意的门道,还有商人特有的持重稳当。

  “其实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有一个大难题,美国是我们产品出口的主要对象,但是他们现在准备就海棉床垫这款产品,和我们打反倾销的官司,这场官司的输赢会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布局产生深刻影响。”

  “官司能赢肯定是好事,但是我们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官司不幸输了,一方面我们会将我们对美国的业务转向马来西亚,国内工厂就主要负责其他市场业务,我们现在有做相关对接;另一方面,我们会考虑拓展国内市场。”郑缙容补充道,“很多人觉得这场官司对我们近乎是灭顶之灾,但是危机何尝不是机遇的一部分呢?”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手机微页面

宣传合作请戳

园区宣传套餐 | 企业宣传套餐

云涌 创新创业媒体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