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遭极限施压后,国家力推芯片产业发展——宁波如何借机托举“强芯梦”

2019-05-24 09:18 来源:宁波日报

  华为遭美国极限施压后,5月21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媒体集体采访,其冷静、睿智的回答很快在网络刷屏。

  华为理性回应不到24小时,5月22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出手,正式对外发布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产业可享企业所得税优惠“重磅新政”。

  按照消息越短信息量越大的惯例,这则123个字的减税消息极有可能意味着,我国开启了集成电路产业新一轮大发展的序幕。

  作为宁波“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中,5千亿级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要一极,宁波集成电路产业该如何抓住这轮良机实现加速崛起,扩量提质,为“中国芯”增光添彩?

  抢机遇

  巨大市场待填补

  去年至今,美国频频抛出中国芯片威胁论,从中兴到晋华再到华为,步步紧逼。

  但事情总有两面,美国的封杀行动,看似凶险,却也暗藏着不少机遇。

  “中美贸易摩擦加剧,芯片产业的国产化显得更为迫切。”市经信局一位资深的政策专家告诉记者,近年来,宁波集成电路相关企业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加快推进进口芯片替代。

  “从宁波来看,宁波智能家电、汽车电子、智能信息终端等产业对芯片的需求量很大。从全国来看,中国每年进口芯片耗资超过1万亿元,而且还在不断增加。”该专家告诉记者,预计一段时间内,我国的进口芯片将因受限而减少,国内芯片市场将出现巨大的替代空间。“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宁波企业应该抢抓机遇,乘势而上,进一步加快新产品研发速度,扩大优势产品产能,在奋力开拓新兴市场中做强做大。”

  替代进口芯片,宁波完全有能力担起重任。

  就在美国商务部发出禁令正式封杀华为的第二天,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恰巧发布了2018年中国集成电路各产业环节的十大(强)公司榜单。其中康强电子、金瑞泓和江丰电子分别以第一、第二和第九的排位出现在“2018年中国半导体材料十强企业”榜单中。

  宁波“芯”材料在中国“芯”产业中的优势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事实上,从2000年宁波“立立电子”6英寸单晶硅项目起步,历经19年的发展,宁波已形成超百亿级规模的集成电路产业基础和应用市场,拥有半导体基础材料、集成电路设计、芯片制造、封装测试等较为完备的产业链,涌现了中芯宁波、江丰电子、康强电子、金瑞泓、甬矽电子等一批龙头企业。

  去年以来,宁波“芯”力量加速崛起。按照规划,今年我市集成电路及相关行业产值将突破300亿元。到2025年全市集成电路及相关行业产值将达到千亿级规模。

  显特色

  走专精特新之路

  造“芯”,宁波虽然有优势有基础,但“集成电路产业链之长、涵盖工艺之多,被美、日、德等国垄断的技术之广,研发难度之大、投入之高都非一个企业或一个地方凭一己之力就可以突破的。”上海华力微电子有限公司负责人雷海波告诉记者,像宁波这样的城市发展芯片产业,关键在保持战略耐心,根据自身优势聚焦一些关键领域,争取在这些领域实现国产化替代。

  宁波的产业实践走的正是这样一条特色之路。“宁波主要依靠几家特色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形成特色的产业生态,构架出一个基于宁波企业的虚拟协同IDM(一条龙模式)。”市经信局电子处负责人说。

  2016年,宁波携手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成立中芯宁波公司,目前其200毫米特种工艺(晶圆/芯片)N1产线已正式投产。

  据悉,该特种工艺有三大“特点”。

  首先,生产工艺是600V到1200V的高压工艺,保证了产品的稳定性。

  其次,采用了射频SOI工艺,RF SOI是一种专门用于制造智能手机和其他产品上的开关和天线调谐器等射频芯片的专用工艺。简单说,用这种工艺制造的200毫米晶圆应用直指5G通讯,同时这种工艺能让芯片的抗干扰能力更强,用到航天通信领域都游刃有余。

  第三,其应用了硅基微显示技术,用这种芯片制造的显示器具有尺寸小、低功耗、图像大的特点,特别适用于移动式个人显示器和投影系统,换句话说,也就是适配于未来的智能穿戴领域。

  中芯国际的产线主要瞄准通讯芯片,而另一家芯片公司则主攻中大功率的工业级芯片。这些芯片主要用于电机、光电传感、车载芯片,其制造技术目前属于世界领先级别,在宁波投产后有望全面替代进口。

  围绕这两家巨头,宁波正在加速进行产业链的上下延伸,通过强链、补链,来增强产业竞争力。

  不摊大饼,走专精特新道路,正是宁波制造强“芯”铸魂的必然选择。

  争项目

  夯实“强芯梦”地基

  加速实现国产芯片进口替代,离不开项目的有力支撑。

  去年以来,逾60个集成电路项目相继落户宁波,总投资超300亿元。

  目前,中芯宁波特种工艺(晶圆/芯片)N2项目(以下简称“N2项目”)正在加快建设。根据规划,N2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年产33万片8英寸特种工艺芯片产能,同期开发高压模拟、射频前端、特种半导体技术制造和设计服务。

  就在本月中旬,中芯国际又与中芯宁波订立了三年框架协议,合同金额超过2.5亿美元。

  据悉,订立中芯宁波框架协议以及与中芯宁波进行关联交易将有助于相关技术人员对智能家居、工业和汽车电子、新一代无线电通信、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混合现实和其他专业系统中的集成电路进行设计和产品开发。

  除了中芯宁波,2018年落户鄞州的盛吉盛也在加快建设中。该项目建成投产后,将极大地满足半导体生产设备市场的需求,预计年销售收入可突破10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从某种程度来说,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迎来一个大好时机。宁波及其相关企业应充分利用好这一机遇抢项目、强创新、聚人才。“对于宁波缺乏,又与产业相匹配的芯片项目可以大量引进;现有的可实现进口替代的芯片项目可与下游企业加强沟通,研制定制化的产品,扩大生产规模;聚焦模拟集成电路等基础技术和核心技术,引进创新资源和人才,加大攻坚力度,做到安全可控,为宁波集成电路产业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劲动能。”

  记者 易 鹤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官方微信平台

云涌手机微页面

责任编辑:陈慧慧

分享到

创业集市

浏览更多

创业园区

浏览更多

扫描关注"云涌"公众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1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0600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1]0053-008号

浙ICP备1104008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677号

华为遭极限施压后,国家力推芯片产业发展——宁波如何借机托举“强芯梦”

宁波日报 责任编辑:陈慧慧 2019/05/24

  华为遭美国极限施压后,5月21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媒体集体采访,其冷静、睿智的回答很快在网络刷屏。

  华为理性回应不到24小时,5月22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出手,正式对外发布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产业可享企业所得税优惠“重磅新政”。

  按照消息越短信息量越大的惯例,这则123个字的减税消息极有可能意味着,我国开启了集成电路产业新一轮大发展的序幕。

  作为宁波“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中,5千亿级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要一极,宁波集成电路产业该如何抓住这轮良机实现加速崛起,扩量提质,为“中国芯”增光添彩?

  抢机遇

  巨大市场待填补

  去年至今,美国频频抛出中国芯片威胁论,从中兴到晋华再到华为,步步紧逼。

  但事情总有两面,美国的封杀行动,看似凶险,却也暗藏着不少机遇。

  “中美贸易摩擦加剧,芯片产业的国产化显得更为迫切。”市经信局一位资深的政策专家告诉记者,近年来,宁波集成电路相关企业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加快推进进口芯片替代。

  “从宁波来看,宁波智能家电、汽车电子、智能信息终端等产业对芯片的需求量很大。从全国来看,中国每年进口芯片耗资超过1万亿元,而且还在不断增加。”该专家告诉记者,预计一段时间内,我国的进口芯片将因受限而减少,国内芯片市场将出现巨大的替代空间。“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宁波企业应该抢抓机遇,乘势而上,进一步加快新产品研发速度,扩大优势产品产能,在奋力开拓新兴市场中做强做大。”

  替代进口芯片,宁波完全有能力担起重任。

  就在美国商务部发出禁令正式封杀华为的第二天,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恰巧发布了2018年中国集成电路各产业环节的十大(强)公司榜单。其中康强电子、金瑞泓和江丰电子分别以第一、第二和第九的排位出现在“2018年中国半导体材料十强企业”榜单中。

  宁波“芯”材料在中国“芯”产业中的优势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事实上,从2000年宁波“立立电子”6英寸单晶硅项目起步,历经19年的发展,宁波已形成超百亿级规模的集成电路产业基础和应用市场,拥有半导体基础材料、集成电路设计、芯片制造、封装测试等较为完备的产业链,涌现了中芯宁波、江丰电子、康强电子、金瑞泓、甬矽电子等一批龙头企业。

  去年以来,宁波“芯”力量加速崛起。按照规划,今年我市集成电路及相关行业产值将突破300亿元。到2025年全市集成电路及相关行业产值将达到千亿级规模。

  显特色

  走专精特新之路

  造“芯”,宁波虽然有优势有基础,但“集成电路产业链之长、涵盖工艺之多,被美、日、德等国垄断的技术之广,研发难度之大、投入之高都非一个企业或一个地方凭一己之力就可以突破的。”上海华力微电子有限公司负责人雷海波告诉记者,像宁波这样的城市发展芯片产业,关键在保持战略耐心,根据自身优势聚焦一些关键领域,争取在这些领域实现国产化替代。

  宁波的产业实践走的正是这样一条特色之路。“宁波主要依靠几家特色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形成特色的产业生态,构架出一个基于宁波企业的虚拟协同IDM(一条龙模式)。”市经信局电子处负责人说。

  2016年,宁波携手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成立中芯宁波公司,目前其200毫米特种工艺(晶圆/芯片)N1产线已正式投产。

  据悉,该特种工艺有三大“特点”。

  首先,生产工艺是600V到1200V的高压工艺,保证了产品的稳定性。

  其次,采用了射频SOI工艺,RF SOI是一种专门用于制造智能手机和其他产品上的开关和天线调谐器等射频芯片的专用工艺。简单说,用这种工艺制造的200毫米晶圆应用直指5G通讯,同时这种工艺能让芯片的抗干扰能力更强,用到航天通信领域都游刃有余。

  第三,其应用了硅基微显示技术,用这种芯片制造的显示器具有尺寸小、低功耗、图像大的特点,特别适用于移动式个人显示器和投影系统,换句话说,也就是适配于未来的智能穿戴领域。

  中芯国际的产线主要瞄准通讯芯片,而另一家芯片公司则主攻中大功率的工业级芯片。这些芯片主要用于电机、光电传感、车载芯片,其制造技术目前属于世界领先级别,在宁波投产后有望全面替代进口。

  围绕这两家巨头,宁波正在加速进行产业链的上下延伸,通过强链、补链,来增强产业竞争力。

  不摊大饼,走专精特新道路,正是宁波制造强“芯”铸魂的必然选择。

  争项目

  夯实“强芯梦”地基

  加速实现国产芯片进口替代,离不开项目的有力支撑。

  去年以来,逾60个集成电路项目相继落户宁波,总投资超300亿元。

  目前,中芯宁波特种工艺(晶圆/芯片)N2项目(以下简称“N2项目”)正在加快建设。根据规划,N2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年产33万片8英寸特种工艺芯片产能,同期开发高压模拟、射频前端、特种半导体技术制造和设计服务。

  就在本月中旬,中芯国际又与中芯宁波订立了三年框架协议,合同金额超过2.5亿美元。

  据悉,订立中芯宁波框架协议以及与中芯宁波进行关联交易将有助于相关技术人员对智能家居、工业和汽车电子、新一代无线电通信、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混合现实和其他专业系统中的集成电路进行设计和产品开发。

  除了中芯宁波,2018年落户鄞州的盛吉盛也在加快建设中。该项目建成投产后,将极大地满足半导体生产设备市场的需求,预计年销售收入可突破10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当前,从某种程度来说,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迎来一个大好时机。宁波及其相关企业应充分利用好这一机遇抢项目、强创新、聚人才。“对于宁波缺乏,又与产业相匹配的芯片项目可以大量引进;现有的可实现进口替代的芯片项目可与下游企业加强沟通,研制定制化的产品,扩大生产规模;聚焦模拟集成电路等基础技术和核心技术,引进创新资源和人才,加大攻坚力度,做到安全可控,为宁波集成电路产业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劲动能。”

  记者 易 鹤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手机微页面

宣传合作请戳

园区宣传套餐 | 企业宣传套餐

云涌 创新创业媒体服务平台